备课,事关语文课堂的尊严

备课,事关语文课堂的尊严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王春 

(吉林 长春 130021)

备课对于每位语文教师来说,都是再熟悉不过的事情。在现实生活中,我们可以发现这样一个有趣的现象,备课是教学活动的起点,而百度是备课活动的起点。对于一些语文同行来说,备课的方式主要是在网络上搜索相关的教学设计,课堂教学主要是落实在网上搜索到的教学设计。这种“照方抓药”的做法有一个弊病,就是不一定能“对症下药”。迷信网络资源的“偏方”,未必能治得了课堂教学“绕”“隔”“浮”这三大症候,更不能治愈教学内容乏善可陈的这块“心病”。时间一长,我们“积劳成疾”,产生了严重的职业倦怠;学生“产生抗体”,对语文教师不再“感冒”,对语文学习“食欲不振”。久而久之,必然视教师为“庸医”,言必不听,计必不从,也必然小看了语文学科,认为无甚高深,不过尔尔。中医讲究固本培元治疗虚弱劳伤,语文教学也深通此理,百度得来终觉浅,唯有抛去依傍,细究文本,深度备课才是“温补养生”之道!

常用的备课方法往往是教者借助大量的资料来试图阐释文本,并把自己因此获得的见解全部转交给学生。但这种备课方法的弊端是教师极易迷信别人的所谓成说,放弃了自己作为教材读者固有的思考权力,更遑论学生的想法,教学设计多如胶柱鼓瑟,隔靴搔痒,投诸课堂必然造成教师与文本、教师与学生之间理解上的隔阂。其弊端在于浮泛。深度备课则不然,以教材文本研究作为备课的起点。先不依凭相关资料裸读文本,这样做的好处是能够真正实现以一个语文学习者的身份与文本展开对话,真正有利于独立思考的展开,才能发现真问题,然后再围绕产生的问题读相关的书,“竭泽而渔”式的查证大量资料解决问题。而真正解决了基于文本裸读产生的真问题,教学设计就水到渠成了。深度备课会发现大量生动的教学生发点,足够引起学生对文本的兴趣,加以适当引导,学生就能深入思考,探究文本,进而形成文本细读的能力。这样的教学设计必然是基于学生学的意义上的教,是有的放矢的教,才有可能是优效的教,是真正有意义的教

    深度备课可以平视教材,解惑决疑。面对教材,师生同为读者,每一个读者都会有自己的感受或疑问。教师未必就比学生高明,但教师不能放任自己不如学生高明,因为这关涉教师存在的必要性问题。面对文本难题,教师有职责努力为学生和自己找到答案。在教《苏武传》一课时,学生突然提出来一个问题,常惠教汉朝使者对匈奴单于说:“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书下注释为“说苏武等在某某大泽中”,问题来了,常惠为什么不具体说苏武在哪?听到这个不明确的情报,使者为什么会“大喜”?这个疑问笔者也有过,并且在很长时间内没有找到令自己满意的答案。后来读了黄灵庚的《训诂学与中学语文教学》,才有拨云见日之感。汉代通行隶书,荒字的隶书写法中有一种异体的写法为上艹下呆,这个隶书字转写成楷书时,极容易误写作“某”,“某泽”应为“荒泽”的误写,北海乃无人之地,故曰荒泽。正因为常惠消息准确,汉使听了才会大喜,单于听了后才会“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班固文章所具有的文辞雅驯,情理畅达的特点就自然而然地表现出来了。学生通过一字之辨,却真正领略到了中华语文的博大精深。作为一名语文教师也因此增强了职业自豪感。在备教《雨霖铃》一课时,我对文本产生了一个疑问,“念去去”为什么要用两个去?后来翻查张相的《诗词曲语辞汇释》,疑问迎刃而解,后一个去字实为语气词。在课堂教学时,果然就有学生提问。试想,当我们在课堂上义正辞严的向学生兜售相关鉴赏文章的重要说辞之时,学生提出了一个最基本的文字障碍的问题,而我们却茫然不晓,学生还会相信我们的清词丽句吗?或许我们也可以“葫芦僧判断葫芦案”,给予“创造性”的解释,但瞒得了别人,瞒不了的,除了自己还有真知。

    深度备课可以审视教材,增订补正。在备教《荆轲刺秦王》一课时就产生过一个疑问,荆轲到秦国后“厚遗中庶子蒙嘉”,书下注释说:“中庶子,管理国君的车马之类的官。”据我所知,掌管国君车马的官应该是太仆,查了《汉书·百官公卿表》,果然找到了证据,“太仆,周官,秦因之,掌舆马,有丞(即属官,笔者注),两人。”太仆在秦以前就有,秦朝因袭设置了这一官职。太仆的属官至今见于典籍记载的只有中车府令一职,典籍中并没有中庶子是太仆属官掌管车马的记载。那么中庶子一官的权限是什么呢?《通典·职官十二》中记载:“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秦因之,置中庶子,庶子员。”据司马贞的《史记索隐》记载:“(中庶子)《周礼·夏官》谓之‘诸子’,《礼记·文王世子》谓之‘庶子’,掌公族也。”中庶子应该是掌管公族事物、教育贵族子弟的官员。“庶子之正于公族者,教之以孝悌、睦友、子爱,明父子之义,长幼之序。”“古者,庶子之官治,则邦国有伦。”《礼记·文王世子》里这两段记载可以佐证。 在秦、汉以后,中庶子一直是太子宫官,职掌侍从太子,与皇帝身边的侍从相似。南北朝时期仍称中庶子。《晋书·皇甫谧传》记载皇甫谧学识渊博,晋武帝就下诏任命皇甫谧为太子中庶子”。能够成为秦国公族贵胄的老师和侍从的人,在国君的眼里必然是有学问、有能力又忠实可靠的人,所以《荆轲刺秦王》中中庶子蒙嘉的进言才能奏效。教科书的注释恐是千虑一失,应当及时改正。在审视教材的过程中,我们不但匡正谬误,还获得了一个重要的教学生发点,毕竟引导学生还原对文本的正确认知是最重要也是最基础的教学设计。

深度备课可以建构教材,充分发掘文本固有且被忽视的文化信息。《窦娥冤》第一折中张驴儿来到窦娥家,入门便拜,“(正旦做不礼科,云)兀那厮,靠后!”教材未对“靠后”作注,在先前的教学中我也并未深究。因为讲《窦娥冤》时感觉自己对元代的语言知之甚少,就找来王锳先生的《宋元明市语汇释》一读,结果一读竟发现“靠后”在当时的语义相当于现代汉语的“滚”字。一声断喝,更能凸显出窦娥的凛然不可侵犯的节烈观。在收获意外喜悦之时,不禁对自己貌似渐趋熟练的语文教学工作进行了新的反思,语文教学只有求真才能见美,而求真的前提是扎实的备课。读《大堰河——我的保姆》时,也产生过两个疑问,其实这两个疑问对文本理解没有多大影响,纯粹出于瞎捉摸的习惯。一个是大堰河能够做艾青的保姆,她一定处于哺乳期,她的哪个孩子和艾青一般大?另一个疑问或曰感慨,这大堰河怎么连生了五个儿子呢?没想到在后来的文献检索中,这两个问题居然找到了答案,并且这个答案对于理解《大堰河——我的保姆》的情感内涵有着极为重要的价值,完全可以成为建构教材的重要资源。艾青在写于1942年的《赎罪的话》中谈到了一段真实的过往:“我曾听说,我的保姆为了穷得不能生活的缘故,把自己刚生下的一个女孩,投到尿桶里溺死,再拿乳液来喂养一个‘地主的儿子’。”“我的内心里常常引起一种深沉的愧疚:我觉得我的生命是从另外的一个生命里夺来的。”读到这段话我马上意识到了它对于学生理解文本情感内涵的重要意义。我在教学设计的最后一个环节里准备了这样一个问题,“读了艾青的这段‘赎罪的话’,你是否对诗中大堰河对我的爱产生了怀疑,为什么?”经过课堂讨论,大家形成了三点共识。第一,母亲大堰河溺婴的做法是由于生活的逼迫,并非是人性的沦丧。旧社会受重男轻女思想影响,穷人家养不活的孩子往往送人,女婴则往往遗弃。这是旧社会底层人民生活的共相。第二,艾青有这种犯罪感和赎罪心理,那么对于亲手杀死自己骨肉的大堰河来说,其内心更是无比沉痛。纵有千万个溺死自己女儿的理由,她的内心也是绝对难以平静的。她的负罪感不会比艾青轻,而唯一能减轻这种负罪感的方法就是把对女儿的爱转移到乳儿的身上,以此来赎去心中的罪孽,正是由这样一种心理驱动,使大堰河以胜过爱自己亲生儿女的爱心去爱她的乳儿。第三,旧中国底层社会劳动妇女的悲惨命运并未能剥夺大堰河的母性光辉,反而使都惨遭“遗弃”的一对母子的爱更为深沉、痛彻!语文教学是用教材教,而不是教教材。对教材选文固有的文化信息的挖掘,往往就能生成对文本的合理建构,实现一种对文本的超越,从而有利于在教学中更为充分地挖掘文本的思想与情感内蕴。

备课,归根结底是要储备自己的知识底蕴。语文课在很多人的眼里似乎是很容易教的,但真不是很容易就能教好的。备好课,教的不好也差不到哪里去;没备好课,教的再好又能好到哪里去呢?如何备课,貌似是关于教学起点的问题,实际是决定教学终点的问题。备课看似家常便饭,但平庸不应习以为常。因为备课事关语文课堂的尊严。

(作为封面推荐文章已在《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14年4期发表)

踏尽崎岖路自平——王春2012语文活动

踏尽崎岖路自平


——王春2012年语文活动


 


201221日,《东坡的阳谋——重读<赤壁赋>》在《中学语文教学》(核心期刊)20122期发表。


201237日,作《本事诗》。“平生塞北与江南,踏遍崎岖路八千。一种相思吾最爱,风移桂影月珊珊。”


2012415日,晤见台湾新党主席郁慕明先生,赠送撰写对联。“悠悠然乐也,棠棣修敬;郁郁乎文哉,炎黄慕明。”


20127月,担任编委的《长春版国标教材语文教师教学用书·七年级上》由长春出版社出版,撰写第九课林语堂《论趣》教学参考,一万两千字。


20128月,担任编委的《长春版国标教材语文教师教学用书·八年级上》由长春出版社出版,撰写第十八课《古代神话六则》教学参考,一万六千字。


20128月,由吉林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调入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


20129月,为东北师大附中2012届学生开设《楚辞文化探骊》校本课程。


201210月,陪同本校史培铮老师赴辽宁省鞍山一中参加第27届东北三省四校青年教师观摩课活动。晤见鞍山一中李战良老师,201111月与李战良等九人同在长春被授予“东北三省第五届十佳高中语文教师”称号。


201210月,执教的《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影像版)被吉林省教育厅教学研究室评为吉林省基础教育课程与教学资源库首批优秀教学课例(吉林省高中语文共6项)。


2012121日,参加东北师大附中第30届教学百花奖活动,执教《赤壁赋》。东北三省高中语文界同仁三百余人莅会。


2012125日,为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书画家、篆刻家宋宝罗先生97岁寿诞撰联:“宝刀何云老,三载期颐登寿域;罗袖未曾空,八方盛誉重梨园。”


20121228日,参加东北师大附中喜迎2013年新年联欢会,在吉林省东方大剧院彩唱传统京剧《三家店》。


20121228日,作《寄永州吴同和先生》。“一网神交引忘年,文通塞北与江南。毗耶佛事征摩诘,苏子阳谋话羽仙。袖纳龙蛇天地小,心追韩柳洞庭宽。汀兰岸止芳今古,赖有骚人笔胜椽。


 


 


 


 


 

贺东北师大附中首届语文学术节联


释文:


贺东北师大附中首届语文学术节


语妙辞修,沂水雩风开境界;


文雄韵雅,汀兰岸芷动芳馨。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高中语文组敬赠辛卯暮春 王春书


上联用《论语》中“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典故。


下联用唐钱起《省试湘灵鼓瑟》中:“白芷动芳馨”的典故。


 

“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青年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的思考

“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


——青年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的思考


王春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  130010


    语文教师的专业成长可分两步,一要立根基,二要致广大。立根基是要有扎实的教学基本功,致广大是要有成熟、独立的教学思想。套用真正的国学大师黄侃先生的话说,就叫“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


    一、本立而道生——语文教师的基本功的锤炼


    作为一名教师,尤其是一名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的外在体现是一笔好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以及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但这是所有学科教师在理论上都应该具备的能力。那么,语文教师的身份如何确立?根基想必在语文教师要有扎实的阅读积累,要有广阔的阅读空间,要有清醒的思辨头脑,要有厚重的人文关怀,要学研并济,要道艺兼修,要东西八万里,要上下五千年,要纵横儒释道,要出入百家言,要做前驱求真理,要为往圣继绝学,要上有天堂下有书房。概而言之,语文学科的特点决定了语文教师不但要具备扎实的语言文字学基础,还应该具备不可或缺的文学理论修养。吉林省教育学院张玉新教授把语文教师的基本功分为“内外功”,内功就是书底。张玉新先生说:“书底的厚度决定了教师专业成长的高度。”信哉斯言!阅读是语文教师的源头活水,广泛、有效的阅读才能构建起语文教师趋于完整的知识体系。在当今时代,信息泛滥,出版发达,书已不是读的越多越好,而应该是越精越好。精读就是多读长销书,少读畅销书。长销书就是经典。我们的很多同仁满足于读一点文摘类的杂志,而对文化经典却无缘浸入。长期下来必然导致文化接受上的营养不良。语文老师不是率性的读者,他的身份决定他的阅读必须是广泛且有效的,才有可能跟上新课改的步伐,指导学生的语文学习。而一切的有效阅读只能有一条捷径,就是钻故纸堆,通览古今中外典籍,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聪明人得下笨功夫”。


     二、道进乎技——怎样把课上出语文味?


    上出语文味的课才是好的语文课,这无可置疑,但如何上出语文味恐怕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就个人而言,我觉得应该在以下方面提高自己:


    1、深入理解课文。这是上好一堂课的基础,更是上出语文味的关键之处。语文课要干的事就是透过课文的文字表达来感受作者的情怀。对课文理解的深度决定了课堂生成的高度。这里提到的深入理解指的是不惟教参,求真务实。说求真务实并非是要完全否定教参,教参和教材的编写肯定有不完满之处,固有之论相对于前沿成果肯定难免一定的滞后性,我们对于一些定论也还有再认识的空间和必要,从事文学史研究的学者不是在大力倡导重写文学史吗?皆因为“《诗》无达诂,《易》无达占,《左传》无达辞。”就是这么个道理。


    要深入理解课文至少有两门功课要做,一是通典籍,二是详训诂。通典籍三字简单,做起来要花大力气。张玉新先生在东北师大附中教书的时候,要教鲁迅文章就通读了《鲁迅全集》,通读《史记》才讲其中的选文。这就是通经典,有了这个功夫才不会人与亦云,只眼须凭自主张,毕竟纷纷艺苑漫雌黄啊!所谓详训诂,教材的注释偶有硬伤,例如在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语文实验必修教材1中,19页《荆轲刺秦王》的课下注释(26)说:“中庶子,管理国君的车马之类的官。”不知道这条注释本于何典?中庶子并非是管理国君车马的官,管理国君车马的官员在当时称为太仆。据《史记·蒙恬列传》记载,秦始皇就曾任命赵高担任过太仆。《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太仆,周官,秦因之,掌舆马,有丞(即属官,笔者注),两人。”太仆在秦以前就有,秦朝因袭设置了这一官职。太仆的属官至今可以考证的只有中车府令一职,典籍中并没有中庶子是太仆属官掌管车马的记载。


   那么中庶子一官的权限是什么呢?《通典·职官十二》中记载:“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秦因之,置中庶子,庶子员。”《仪礼·燕礼》中有“庶子”,《战国策·韩策二》载:“韩公叔与几瑟争国,中庶子谓太子……”《新序·辨物篇》载:“赵太子暴疾而死,扁鹊造宫门,中庶子之好方者应之。”可见中庶子一职也在秦朝以前就有设置。《史记·商君列传》有这样的记载:“卫鞅事魏相公叔座,为中庶子。”据司马贞的《史记索隐》记载:“(中庶子)《周礼·夏官》谓之‘诸子’,《礼记·文王世子》谓之‘庶子’,掌公族也。”中庶子应该是掌管公族事物、教育贵族子弟的官员。“庶子之正于公族者,教之以孝悌、睦友、子爱,明父子之义,长幼之序。”“古者,庶子之官治,则邦国有伦。”《礼记·文王世子》里这两段记载可以佐证。


    汉承秦制,据《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 “太子太傅、少傅,古官……秩二千石。”属官有太子门大夫5人,庶子5人,洗马16人,舍人、太子中庶子、太子御骖乘、护太子家等,可知中庶子确无掌管车马之职。在秦、汉以后,中庶子一直是太子宫官,职掌侍从太子,与皇帝身边的侍从相似。南北朝时期仍称中庶子。隋代太子官署有门下、典书二坊,各设庶子,门下坊为左庶子,典书坊为右庶子。唐代改称左、右春坊,以比朝廷的门下、中书省,有左春坊左庶子与右春坊右庶子;高宗时一度改成左右中护,不久恢复旧称。后代沿置。清代无官署而仅留官名,并且官无职事,只用以备翰林官的迁转。清末废置。


在秦国作为公族贵胄的老师和侍从,在国君的眼里必然是有学问、有能力又忠实可靠的人,所以《荆轲刺秦王》中中庶子蒙嘉的进言才能奏效。教科书的注释恐是千虑一失,应当及时改正。


我们有责任作前驱求真理,为往圣继绝学。如果我们不下一番功夫,恐有贻害后学之讥,当然也就谈不上深入理解课文了。


    2、不趋俗,不臭美。


    个人认为好的语文课应该是本色课,是家常便饭式的课。张翼健先生曾经说过:“现在的语文教学中想如何教语文想得太多,有些老师在观摩课上搞的形式主义的花架子太多,浪费学生时间与生命的东西太多。语文教学实实在在的,语文教学面对的是学生,我们必须在有效的时间内给学生以尽可能多的东西,如果老是搞形式主义、不讲实事求是、不讲效率、戕害学生生命的东西,你这个老师本身是没有作老师的资格。我们的研究首先要弄清楚学生是怎么学语文的,老师表演再好,有什么用?有相当多的老师,特别重视开头的导语,有的慷慨激昂的,有柔情万种的,有特别漂亮的,不就是表演自己吗?有相当多的观摩课,实际上不就是把学生当成教师表演的工具吗?天天喊以学生为本,原来喊以学生为主体,喊了多少年了;当我们高喊这堂课是以学生为本时,实际上还是在把学生当成表演的工具。我这个话并非瞎说,因为原来在我省听课时我就听过这样的课:老师上课,师生关系非常融洽,亲切得不得了“孩子你太可爱了”、“孩子你太聪明了”,当时我正好担任教育学院副院长,课下经过刚刚上课老师的教师,往里一看,跟刚才上课的老师完全判若两人,在严厉地批评学生。”语文课堂最容易被异化,张玉新先生在首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担任评委点评时说过,我们的一些男语文老师,尤其是东北的男语文老师,课堂表现有小品演员的倾向,一些女老师有节目主持人的倾向。田万隆先生在点评时也提到了我们当前语文教学中存在的低幼化倾向。我想根子在趋俗。我们的课堂如果充斥着娱乐味,当然就不会有语文味了。语文老师在把课堂娱乐化的过程中必定会丧失自我,或者说正因为没有自我才贩卖低俗。课堂上的自我就体现为教师对课文清醒的认识和独到的把握,不趋俗,不臭美。庄子说的好,最好的鞋是让你忘了脚的存在的那一双。不必一定要耐克或者阿迪达斯才叫好。


3、被我们形式化了的“知人论世”。


    我们喜欢谈知人论世,但我们往往在课堂上把知人论世形式化了。比如老师用PPT(俗称“骗骗他”)展示一下作者简介,或者让学生课前作一点了解,课上念一念,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实际效果。知人论世,知人是前提,3分钟就能知人,然后42分钟论世,岂非谬哉!或许翻过来更有价值。我们研究的是别人创作的作品,如果我们对作家只有个脸谱化的印象,那么我们的文本解读难免“尽着我之色彩”!也就真如西方接受美学论者所说的那样,“作者死了!”我们读苏子的《题西林壁》就谈认识论,这当然不错,但这是苏东坡写的,写在寺院墙上的,单纯谈苏子对人生的认识是远远不够的。不了解苏东坡的禅学修为,不了解他的“台阁山林元无异,故应文字不离禅”的创作论,就不能说对这首诗中的求“真面目”即本来面目的禅意有所领略,也就自然是“不是庐山真面目”。老师应该在指导学生知人论世上下功夫,不要认为学生找了一点资料就足以知人论世了,因为学生对资料没有选择的能力,存在偶然和盲目。老师应该对作家有全面、细致、基于同情的了解并肯在课堂上花时间和力气知人论世,这是语文课的真实特点。不像理科,学公式就可以了,吃鸡蛋不必详究母鸡。


    “待到前头山脚尽,堂堂小溪出前村。”中学语文教师的专业成长要积跬步、跋群山才能东流去、汇汪洋。


观摩首届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引发的思考(二)

二、怎样把课上出语文味?


上出语文味的课才是好的语文课,这无可置疑,但如何上出语文味恐怕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就个人而言,我觉得应该在以下方面提高自己:

1、深入理解课文。这是上好一堂课的基础,更是上出语文味
的关键之处。语文课要干的事就是透过课文的文字表达来感受作者
的情怀。对课文理解的深度决定了课堂生成的高度。这里提到的深
入理解指的是不惟教参,求真务实。说求真务实并非是要完全否定
教参,教参和教材的编写肯定有不完满之处,固有之论相对于前沿
成果肯定具有一定的滞后性,我们对于一些定论也还有再认识的空
间和必要,从事文学史研究的学者不是在大力倡导重写文学史吗?
皆因为“《诗》无达诂,《易》无达占,《左传》无达辞。”就是
这么个道理。要深入理解课文至少有两门功课要做,一是通典籍,
二是详训诂。通典籍三字简单,做起来要花大力气。张玉新先生在东
北师大附中教书的时候,要教鲁迅文章就通读了《鲁迅全集》,通
读《史记》才讲其中的选文。这就是通经典,有了这个功夫才不会
人与亦云,只眼须凭自主张,毕竟纷纷艺苑漫雌黄啊!所谓详训诂,
教材的注释偶硬伤,例如:
 
  在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语文实验必修教材1中,19
《荆轲刺秦王》的课下注释(26)说:中庶子,管理国君的车马
之类的官。不知道这条注释本于何典?中庶子并非是管理国君车
马的官,管理国君车马的官员在当时称为太仆。据《史记·蒙恬列传》
记载,秦始皇就曾任命赵高担任过太仆。《汉书·百官公卿表》记
载:太仆,周官,秦因之,掌舆马,有丞(即属官,笔者注),
两人。太仆在秦以前就有,秦朝因袭设置了这一官职。太仆的属
官至今可以考证的只有中车府令一职,典籍中并没有中庶子是太仆
属官掌管车马的记载。
那么中庶子一官的权限是什么呢?《通典·职官十二》中记载:
者天子有庶子之官,秦因之,置中庶子,庶子员。《仪礼·燕礼》
中有庶子,《战国策·韩策二》载:韩公叔与几瑟争国,中庶子
谓太子……”《新序·辨物篇》载:赵太子暴疾而死,扁鹊造宫门,
中庶子之好方者应之。可见中庶子一职也在秦朝以前就有设置。
《史记·商君列传》有这样的记载:卫鞅事魏相公叔座,为中庶
子。据司马贞的《史记索隐》记载:(中庶子)《周礼·夏官》
谓之诸子,《礼记·文王世子》谓之庶子,掌公族也。中庶子
应该是掌管公族事物、教育贵族子弟的官员。庶子之正于公族者,
教之以孝悌、睦友、子爱,明父子之义,长幼之序。”“古者,庶子
之官治,则邦国有伦。《礼记·文王世子》里这两段记载可以佐证。

       汉承秦制,据《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太子太傅、少傅,古官……秩二千石。属官有太子门大夫5人,庶子5人,洗马16人,舍人、太子中庶子、太子御骖乘、护太子家等,可知中庶子确无掌管车马之职。在秦、汉以后,中庶子一直是太子宫官,职掌侍从太子,与皇帝身边的侍从相似。南北朝时期仍称中庶子。隋代太子官署有门下、典书二坊,各设庶子,门下坊为左庶子,典书坊为右庶子。唐代改称左、右春坊,以比朝廷的门下、中书省,有左春坊左庶子与右春坊右庶子;高宗时一度改成左右中护,不久恢复旧称。后代沿置。清代无官署而仅留官名,并且官无职事,只用以备翰林官的迁转。清末废置。


在秦国作为公族贵胄的老师和侍从,在国君的眼里必然是有学问、有能力又忠实可靠的人,所以《荆轲刺秦王》中中庶子蒙嘉的进言才能奏效。教科书的注释恐是千虑一失,应当及时改正。


我们有责任作前驱求真理,为往圣继绝学。如果我们不下一番功夫,恐有贻害后学之讥,当然也就谈不上深入理解课文了。


2、不趋俗,不溢美。


个人认为最好的语文课应该是本色课,是家常便饭式的课。张翼健先生曾经说过:


现在的语文教学中想如何教语文想得太多,有些老师在观摩课上搞的形式主义的花架子太多,浪费学生时间与生命的东西太多。语文教学实实在在的,语文教学面对的是学生,我们必须在有效的时间内给学生以尽可能多的东西,如果老是搞形式主义、不讲实事求是、不讲效率、戕害学生生命的东西,你这个老师本身是没有作老师的资格。我们的研究首先要弄清楚学生是怎么学语文的,老师表演再好,有什么用?有相当多的老师,特别重视开头的导语,有的慷慨激昂的,有柔情万种的,有特别漂亮的,不就是表演自己吗?有相当多的观摩课,实际上不就是把学生当成教师表演的工具吗?天天喊以学生为本,原来喊以学生为主体,喊了多少年了;当我们高喊这堂课是以学生为本时,实际上还是在把学生当成表演的工具。我这个话并非瞎说,因为原来在我省听课时我就听过这样的课:老师上课,师生关系非常融洽,亲切得不得了“孩子你太可爱了”、“孩子你太聪明了”,当时我正好担任教育学院副院长,课下经过刚刚上课老师的教师,往里一看,跟刚才上课的老师完全判若两人,在严厉地批评学生。


语文课堂最容易被异化,张玉新先生在首节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担任评委点评时说过,我们的一些男语文老师,尤其是东北的男语文老师,课堂表现有小品演员的倾向,一些女老师有节目主持人的倾向。田万隆先生在点评时也提到了我们当前语文教学中存在的低幼化倾向。我想根子在趋俗。我们的课堂如果充斥着娱乐味,当然就不会有语文味了。语文老师在把课堂娱乐化的过程中必定会丧失自我,或者说正因为没有自我才贩卖低俗。课堂上的自我就体现为教师对课文清醒的认识和独到的把握,不趋俗,不溢美。庄子说的好,最好的鞋是让你忘了脚的存在的那一双。不必一定要耐克或者阿迪达斯才叫好。


3、注重语文背景下的知识勾联。


语文能力的提高,如同禅宗的顿悟,但是顿悟一定是建立在渐悟的基础上的。语文课不能忽视知识的积累和拓展,教师在教学的过程中更要坚持语文背景下的知识勾联。不要因为它太常规就弃而不用。水没有什么味道,但谁都喝不够。


4、被我们形式化了的“知人论世”。


我们喜欢谈知人论世,但我们往往在课堂上把知人论世形式化了。比如老师用PPT(俗称“骗骗他”)展示一下作者简介,或者让学生课前作一点了解,课上念一念,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实际效果。知人论世,知人是前提,3分钟就能知人,然后42分钟论世,岂非谬哉!或许翻过来更有价值。我们研究的是别人创作的作品,如果我们对作家只有个脸谱化的印象,那么我们的文本解读难免“尽着我之色彩”!也就真如西方接受美学论者所说的那样,“作者死了!”我们读苏子的《题西林壁》就谈认识论,这当然不错,但这是苏东坡写的,写在寺院墙上的,单纯谈苏子对人生的认识是远远不够的。不了解苏东坡的禅学修为,不了解他的“台阁山林元无异,故应文字不离禅”的创作论,就不能说对这首诗中的求“真面目”即本来面目的禅意有所领略。老师应该在指导学生知人论世上下功夫,不要认为学生找了一点资料就足以知人论世了,因为学生对资料没有选择的能力,存在偶然和盲目。老师应该对作家有全面、细致、基于同情的了解并肯在课堂上花时间和力气知人论世,这是语文课的真实特点。不像理科,学公式就可以了,吃鸡蛋不必详究母鸡。


谨以杂感,就正方家!

观摩首届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引发的思考(一)

观摩首届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引发的思考


2010年四月中旬,有幸赴成都观摩了首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学习、借鉴自不待言,引发的思考正可是我下一阶段在教学实践中探索的新课题。


一、语文教师的基本功


作为一名教师,尤其是一名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的外在体现是一笔好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以及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但这是所有学科教师在理论上都应该具备的能力。那么,语文教师的身份如何确立?根基想必在语文教师要有扎实的阅读积累,要有广阔的阅读空间,要有清醒的思辨头脑,要有厚重的人文关怀,要学研并济,要道艺兼修,要东西八万里,要上下五千年,要纵横儒释道,要出入百家言,要做前驱求真理,要为往圣继绝学,要上有天堂下有书房。概而言之,语文学科的特点决定了语文教师不但要具备扎实的语言文字学基础,还应该具备不可或缺的文学理论修养,用真正的国学大师黄侃先生的话说,就叫“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吉林省教育学院张玉新教授把语文教师的基本功分为“内外功”,内功就是书底。张先生说:“书底的厚度决定了教师专业成长的高度。”信哉斯言!阅读是语文教师的源头活水,广泛、有效的阅读才能构建起语文教师趋于完整的知识体系。在当今时代,信息泛滥,出版发达,书已不是读的越多越好,而应该是越精越好。精读就是多读长销书,少读畅销书。长销书就是经典。我们的很多同仁满足于读一点文摘类的杂志,而对文化经典却无缘浸入。长期下来必然导致文化上的营养不良。语文老师不是率性的读者,他的身份决定他的阅读必须是广泛且有效的,才有可能跟上新课改的步伐,指导学生的语文学习。而一切的有效阅读只能有一条捷径,就是钻故纸堆,通览古今中外典籍,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聪明人得下笨功夫”。

把神留住——漫谈语文教育的回归

把神留住


——漫谈语文教育的回归


 王 春 


尊敬的各位同仁,大家好!


我发言的题目是《把神留住——漫谈语文教育的回归》。在冯骥才的小说《神鞭》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傻二的老祖宗练成了一套绝艺叫问心拳,但是练这门功夫一定要剃光头,清军入关后,规定男人必须留辫子。这一变革绝了傻二家的武艺。逼得傻二的老祖宗把功夫改用在辫子上,于是创出了一门奇绝独异的辫子功。传到傻二这一代,辫子功已经出神入化,神鞭的名声响震津门。转眼到了民国,当局不让男人留辫子,为了躲避仇家,傻二隐遁江湖从此杳如黄鹤,音讯全无。几年后北伐军里出了一位剃光头的双枪神射手,枪法纯熟,神鬼莫测,而只有当年的仇家才知道他究竟是谁。他在小说中留下了一句话,叫做“鞭不在了,神还留着!”这个的故事让我职业敏感地想到了语文教育的回归。什么才是真正的回归?真正的回归就是对传统文化精神的实践和发扬


现代语文教育从诞生到掀起回归浪潮都与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紧密相关。所以我们探讨语文教育的回归,就一定要结合对现代化进程的反思来进行。有学者曾言“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是被诅咒的!”因为国人迫于救亡的压力,才步履维艰又情非得以地走上了全盘西化的现代化的坎坷历程。现代意义上的“语文教育”应运而生,成为了得风气之先的时代的急先锋。但由于存在文化基因的差异和历史的局限性,中国的现代化只有反侵略的底线公正的意义,而不具有更高的道德意义。所以当反侵略的历史使命完成之后,中华民族并没有就此彻底摆脱阴霾。当我们还在埋头苦干、努力西化的时候,一抬头突然发现世界的风向已转。在以文明为单位划分国家属性的新的世界格局中,我们已经找不到自己的文明定位和文化属性。美利坚的民族精神体现在基督新教及其思想学说中,俄罗斯的民族精神体现在东正教及其思想学说中,他们在实现了现代化的同时以确定的文化自我干预世界,横指众生。而中华民族的根本义理价值在百年间被屡次打倒,礼崩乐坏,学绝道丧,在文明定位中顿感失语。中国突然成为了没有文明属性、文化身份与文化方向的国家。这是我们在现代化进程中的第一个始料不及。


祸不单行,现代化对于一个丧失了精神信仰、出现价值真空的民族无异于泰阿倒持。现代化这柄双刃剑客观上已经在不舍昼夜地腐蚀着中国人的人性并败坏着中国人的民族精神。在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医疗等各个领域都普遍存在着严重的腐败现象,似乎道德和操守早已与世长辞。当中国人面对信仰危机,价值真空,顿足捶胸,渴望回归文化母体之时,当年屡为急先锋的现代语文教育自然被看成了“误尽苍生”的元凶巨恶。恰如当年的现代语文教育横空出世,一百年后语文教育的回归也可谓是临危受命!可以说中华民族时至今日同样没有摆脱“最危险的时候”,所以我们从前贤手里接过的担子依然沉重!语文教育的回归决不应该变成一次单纯的教材和标准化考试的改革,应当成为接续民族文化的香火,修复民族精神的长城,为古老的民族找回久违的文化自信和道德信仰的一项伟大工程!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做不好这件最基础但又最伟大的工作!


当然,语文教育的回归不可能如汤沃雪,一蹴而就。必定是一个曲折而漫长的过程。所以我们力图回归,不能求速胜,不能取浮躁,不能追求短期效应。回归传统不能取貌遗神而应该得鱼忘筌。强调回归,不是为了否定西方与现当代,而是回归对传统精神的正确阐释,回归对传统经典的系统解读,回归对传统文化的温情与敬意。


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我们要为语文教育的回归做些什么?我想了解和熟知传统是当务之急!也就是要分清楚什么是筌,什么是鱼。否则何谈取舍,何谈回归?还是让我们坐下来从先秦开始认真读一读经典吧!这是我们这些普通的语文教师力所能及的也是最有意义的工作!


“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待到前头山脚尽,堂堂小溪出前村!”百年语文教育历程,虽然命途多舛,但传至今天,还是要看我们来登世界的台,唱中国的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