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种悄无声息的遍布——浅赏几首唐诗中“桥”意象的美学内涵

 

一种悄无声息的遍布


       ——浅赏几首唐诗中意象的美学内涵


 


唐诗的世界是一个兴象玲珑的世界,是它色彩缤纷的意象群当中的一支名芳。今人写诗一桥飞架南北,正是本于桥在现实生活中起着联系、沟通的作用,所以意象在诗歌中的美学内涵仍然是其在现实生活中意义的延伸。


在诗词、国画等传统艺术形式中,桥的存在作用在于点明了有人的活动,这在以追求生动性灵自然的人化为重要美学标准的华夏美学的审美架构中是犹为重要的。小桥流水平沙的图景为历代读者所钟爱和玩味。这三种平淡无奇的景致,通过有机的组合构成了一幅充溢着审美张力的画面。小桥的加入使流水平沙的内涵在审美意义上有了提升,不再仅仅局限于自然的山水,更是眼中之山水、心中之山水了。小桥意象的幽眇淡远,是因为作为一种负载着情感沟通内涵的意象,有着连通彼此、今昔、心灵、情感、理想与现实的美学意义。


佛家以人生八苦来概括世间的不完美,其中就有求不得爱别离种种,用来说明人生的聚散无常和身处其中的无可奈何是极为恰当的。的意象往往就出现在赠别、相思一类的诗中,但历代评家大都只把它看作诗人的景物拼图的材料之一,通常把注意力放在景语之外的情语上,或者根本就忽略了作为景语话语能力,更何况一切景语皆情语意象在诗歌中起到的作用其实是堪称广大的。在惜别和怀思的情感背景中,的出现无疑寄托着诗人强烈地沟通、慰藉欲求和对天涯若比邻式的近乎呵护状态的理想沟通程度的渴望。雍陶在《题情尽桥》中写道从来只有情难尽,何事名为情尽桥。自此改名为折柳,任他离恨一条条。正是用分离时的无限别情编织成了一座架在友人心灵之间的折柳桥。在这里别意离愁绾相思与浦边柳傍的石桥交融成为了一体,不可拆分。女道士鱼玄机的《江陵愁望有寄》中更是把江桥黄昏下的相思写到了极致。枫叶千枝复万枝,江桥掩映暮帆迟。忆君心似西江水,日夜东流无歇时。黄昏下的江桥在水波中留下顾盼的身影,恰似那诗人月下摇曳的相思,那江桥掩映的不光是迟暮里的归帆,更是对迟迟未归的远人阒寂无言的守望。暮帆引发了诗人一个关于远方的思念,而横亘在日思夜念这道烦恼中流之上的,正是掩映着淡淡羞怨和潺潺懊恼的巨大而强烈的对于情感沟通的渴望,是你在他乡还好吗?,是但愿君心似我心。刘禹锡的《杨柳枝词》中有一首诗写桥并千古闻名,春江一曲柳千条,二十年前旧板桥。曾与美人桥上别,恨无消息到今朝。这板桥旧物却牵引着二十年的魂梦。流光容易把人抛,只有当年的石板桥依然故我,我在这头,而在板桥那畔,联接的是当年我醉美人家,美人颜色娇如花的美不胜收?还是从别后,忆相逢,几回魂梦与君同的铭心刻骨?抑或是但愿不相见,使我常相念的多情的决然!春江一曲流走了二十个年头,刘郎已隔蓬山远了,岁月能改变一切,婉转娥眉,须臾鹤发,但不能更改的是莫、莫、莫、难、难、难的有所思了。二十年前旧板桥,从诗豪心中最柔软的地方铺开,走进了桥上美人和异代不同时的读者情感的最深处。霜桥寂寂,沟通联接着彼此、今昔、理想与现实的太多况味。隐隐飞桥隔野烟,石矶西畔问鱼船。桃花尽日随流水,洞在清溪何处边?(《桃花溪》)张旭的隐隐飞桥连着他心中的世外桃源。澧水桥西小路斜,日高犹未到君家。村园门巷多相似,处处春风枳壳花。(《访城西友人别墅》)雍陶在澧水桥西的处处衣冠简朴古风存中迷了路。雨里鸡鸣一两家,竹溪村路板桥斜。妇姑相唤浴蚕去,闲看庭中栀子花。(《雨过山村》)王建的竹溪板桥看护着他的田园梦想。桥的另一端连着涩涩的甜美,同时也连着簌簌的悲伤。温庭筠在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中又踏上了只能离故乡更远的路;白居易多少次路过蓝桥和它边上的驿站呢,都会想起垂死病中惊坐起的老友元稹,必定每到驿亭先下马,循墙绕柱觅君诗。”“作为诗歌当中出现的一种意象,绝非是诗人可有可无的景致点缀,而是拓宽诗歌审美范畴、深化诗歌美学内涵的重要却往往被忽视的元素。千百年了,每个人的面前仍然还都留有属于自己的那一段桥,只是有人独立小桥风满袖、有人回首烟波十四桥、有人伤心桥下春波绿、有人踏过樱花第几桥,它们从此岸到彼岸,联系着多少人的魂与梦、肉与灵、理想与奋斗、出世和入世、不朽和庸常!


    在唐诗的美学世界中,每一座桥都通往一个五味杂陈的梦,每一座桥都生动地标注着一段体例完备的心史。在川流不息的历史长河之上,远近横斜的那一座座桥,都是如此的从容与赫然。唐诗是中华神州的一帧清绝的山水,而流水平沙之上的那一座丹青点染的小桥,却早已经悄无声息地美轮美奂了千年。

唐诗“知己” 闲诂

唐诗“知己”闲诂


 


   《全唐诗》中诗句内容涉及“知己”两个字的总计237首,诗题中有“呈知己”字样的诗篇72首,而同类题材的“呈某某”(多是官衔)的唐诗的数量更是蔚为大观。除了这72首“行卷”之作,另237篇诗作或是感叹怀才不遇、伯乐难逢,或是劝勉朋友要待价而沽、静候知己,或是和高官、座主应答唱和的作品。


这种现象与唐代的社会风气有着密切关系。唐代的社会风气,凡是应进士举的读书人,常常将自己的作品送给朝官中有文学声望的人去看,希望他们给自己宣扬名誉,甚至推荐给主考官,这就是唐代进士考试的“通榜”制度。正因为唐代的辞赋科考试可以事先公开推荐,并且往往发生效力,所以奖励推荐者就是参加进士考试者的“知己”。这里称呼为“知己”,是专门对这一特定关系而言的,而并无后来意义地泛化。张九龄《荆州作二首》中的“士伸在知己,已况仕于君。”《酬王履震游园林见贻》“平生殉知己,穷达与君论。”郭震的《寄刘校书》中“才微易向风尘老,身贱难酬知己恩。”周万的《送沈芳谒李观察仕进》中“犹闻有知己,此去不徒然。”萧颖士的《仰答韦司业垂访五首》中“士贫乏知己,安得成所好。”孟浩然的《陪张丞相登嵩阳楼》中“客中遇知己,无复越乡忧。”《田园作》“乡曲乏知己,朝端乏亲故。谁能为扬雄,一荐《甘泉赋》。”高适的《睢阳酬别畅大判官》“吾友遇知己,策名逢圣朝。”《田家归望》“出门何所见,春色满平芜。可叹无知己,高阳一酒徒。”等诗句都意在表达没有知己提携难以跻身仕途一展抱负的无奈和不甘平淡的强烈的期待。王勃的“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高适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更是写知己的名句。


王勃因幼年聪慧异常,六岁能作文,十五岁被地方作为神童推荐给朝廷,拜为朝散郎。王勃由于年龄较小,与宦场中人交往,每每自谦。杜少府姓名无可考,少府是县尉的敬称,是主管地方治安的副县级官员。王勃称之为知己,实属礼敬之辞,兼申朋友之宜。高适自小家境贫寒,《旧唐书》记载他“少落魄,不治生事”,二十岁入长安求仕,三十一岁时北上蓟门,寻求进身之路,均未获成功。此后又漫游梁宋、吴越、齐赵一代,过了一段“混迹渔樵”的贫困生活。《别董大》一共有两首,当时高适还未脱穷困,在送别董大的第二首诗中写到“丈夫贫贱应未足,今日相逢无酒钱。” 但他对自己的前途并不灰心,所以对琴师董庭兰“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的临歧壮别,也正是此老的自勉之词!高适高达夫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知己”,最后高官得做,春风马蹄,昔日的龌龊也就不必提及了。


如今“知己”、“粉丝”满天下,“知己”本意,已不大为人所知了。

两首容易误读节令的唐诗

两首容易误读节令的唐诗


 


唐诗中有这样两首诗:一首是写初春景物的,却总是被误认为描写的是秋天景象;另一首吟咏的是秋天的景物,但往往被当作描写春天景物的佳作。前面一首是温庭筠的《商山早行》,后面一首是王维的《相思》。


温庭筠的《商山早行》共有八句。“晨起动征铎,客行悲故乡。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因思杜陵梦,凫梦满回塘。”其中“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一联是千古传诵的名句,也正因为这一句有一个霜字,所以该诗往往被误认为描写的是深秋清晨的景象:茅店鸡鸣,板桥霜降,行人在冷清的乡间小路上行进,行旅之苦,思乡之情可谓不言而喻。但仅凭一个霜字就断定节令为深秋是不可靠的。其实颈联“槲叶落山路,枳花明驿墙。”已经暗自点明了时令。《辞海》中说“此叶(槲叶)冬日存留枝上,至翌年嫩芽将发舒时而脱落,四五月倾,花与新叶共生。”段玉裁《说文解字注》写到:“(枳树)春开白花,至秋成实。”枳树是春天开花,槲树是春天落叶,就可证明,“鸡声茅店月,人迹板桥霜”描写的是早春清晨景色,所以不应当把《商山早行》看成是描写秋晨的作品。


王维的《相思》流传广泛。“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诗中已明确点出春天,所以自然被看成描写春天景物的名篇。其实不然。“春来发几枝”实际上是版本流传过程中形成的谬误。在《全唐诗》及赵殿成《王右丞集笺注》中,王维《相思》诗此一句原本写作“秋来发几枝”。一“春”一“秋”,相隔一个季度,就植物栽培学言,可不是一件小事。在清代陈淏子的《花镜》卷三中写红豆树“秋间发花,一穗千蕊”,“来春三月,则荚枯子老,内生小豆,鲜红坚实,永久不坏”。秋季发花,春季结果,也就是说,《相思》所描写的并非是春机盎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