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日放歌纵青春


白日放歌纵青春


——“青春作伴好还乡”别解


 


杜甫的七律《闻官军收河南河北》一诗中“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一联,大多数注家把“青春”解释为“春天”,影响较大的《唐诗鉴赏辞典》和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都持这一说法。笔者以为这种解释是不合原诗意旨的。


检索《全唐诗》共有200余首内容涉及“青春”的诗篇。笔者将这些诗篇中“青春”的用法大致分为三种:第一种是指美好的时光,也指春天。例如孟郊《折杨柳》中有“青春有定节,离别无定时。”刘贺《苦寒行》中有“岁暮寒益壮,青春安得归。”崔涂《幽兰》中有“白露沾长早,青春每到迟。”李贺《将进酒》中有“况是青春日将暮,桃花乱落如红雨”等。第二种是指年轻人,好年华,也指年轻貌美的女子。例如鲍君徽《惜花吟》中“枝上花,花下人,可怜颜色俱青春。”楮亮《伤始平李少府正己》“谁能免玄夜,惜尔正青春。”李白《江夏行》中“悔作商人妇,青春长别离。”屈同仙《乌江女》中“青春犹未嫁,红粉旧来娼”等。第三种是指美酒,杜诗“青春作伴好还乡”中的“青春”就是指美酒。“春”为酒的一种,李商隐《无题》诗中有“隔座送钩春酒暖”,唐人也喜欢以春呼酒,李白在《自汉阳病酒归寄王明府》诗中就写道“莫惜连船沽美酒,千金一掷买春芳”,“春芳”就是芳香的美酒。司空图的《诗品·典雅》中也有“玉壶买春,赏雨茆屋”的句子,这里的“买春”就是买酒。这种以春呼酒的习惯在当代也还有延续,例如一些名酒剑南春、巴陵春、洞庭春等就是因为这种习惯而得名并至今沿用的。在唐诗中以“青春”代指美酒也是诗家惯用。例如,罗邺的《下第》有“谩把青春酒一杯,愁襟未信酒能开。”白居易的《病中答招饮者》有“顾我镜中悲白发,尽君花下醉青春。”吕温在《江陵酒中留别坐客》有“寻常纵恣倚青春,不契心期便不亲。”等等都是以“青春”代美酒,或许“青春”本身就是唐代美酒界的一个著名品牌。


以“青春”代指美酒也符合杜甫这首律诗的具体情境。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上句说只有放歌纵酒才能表达听闻官军收复失地的喜悦心情,下句诗写的是在回乡的路途上一路的好心情若无美酒陪伴又何以尽兴?两句诗形成了一副严整的流水对,在工稳之中又能灵活自然,淋漓尽致的表现了晚年杜甫在获悉官军收复了失地,自己又有机会北归寻求实现“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政治抱负之时的喜出望外的心情!


白日放歌纵青春,人们似乎习惯认为杜甫总是愁苦悲切的,然而在这首老杜的“平生第一快诗”中,他痛饮狂歌的豪情真是不让谪仙啊!这里的“青春”应该作美酒理解,才更符合该诗的意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