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荆轲

匹夫荆轲


 


    自打司马迁把荆轲写进《史记·刺客列传》,荆轲这一力抗强暴、殒身不恤、出师未捷的悲剧英雄形象就得以广泛流传。然而,在我眼中荆轲是算不得英雄的,徒有匹夫之勇,断无英雄才略。荆轲的失败也自有其性格因素。


    荆轲之败第一就败在他的赌徒心态。刺秦行动的失败,从组织实施的角度来看有两大疏失:一是方案失精,二是人手失当。而贯穿其中的就是荆轲的赌徒心态。先说方案失精。按太子丹的预谋,刺秦的上策是劫持秦王,要挟他归还侵略诸侯的土地,下策是刺杀秦王,造成秦国内乱,燕国就有机可乘。但如果目标不能实现必将迅速招来覆灭之祸。这样事关存亡的重大行动,主谋荆轲并没有做到精密策划。虽然在取信秦王的问题上做了安排,但对于围绕实现太子丹的既定目标而采取的后续的配套行动却未做打算。也就是说,刺秦行动只是一套虎头蛇尾的计划,更谈不上精心策划,反复论证了。再说人手失当。刺秦行动原计划有三人共同实施。荆轲本来是约了一个人一同前往的,加上太子丹派来的秦舞阳,一行三人。《战国策》说:“荆轲有所待,欲与俱。其人居远未来,而为留待,顷之未发。”完成刺秦行动,无疑需要得力的人手配备,万事具备,才能发雷霆一击,否则轻率行动只能自取灭亡,搅乱大事。我想这应该是荆轲迟迟不出发的原因。太子丹急于求成,对荆轲的按兵不动有微词,实际上是他政治上不成熟、谋事草率的表现,荆轲就应该坚持正确的意见,正所谓“成大功者不谋于众”,一切都应以确保行动成功为取舍。而荆轲却意气用事,呵斥太子并草率出发,“终已不顾”。由于人手配置缺失,加上秦舞阳选派失当,导致荆轲在无计划的情况下孤军奋战,终于失败。荆轲在方案失精和人手失当的情况下便贸然行动,把燕国的前途和太子丹、樊於期并他自己的人头当赌注,将刺秦看成一场豪赌,把成功寄托于偶然性,最终导致了满盘皆输的悲剧收场。


    荆轲之败还败在他的小人嘴脸。《战国策》记载:“于是尊荆轲为上卿,舍上舍,太子日日造问,供太牢异物,间进车骑美女,恣荆轲所欲,以顺适其意。”太子丹对荆轲奉若神明,提供了燕国最好的物质条件给荆轲,来满足他的私欲。若按《史记·刺客列传》中前辈刺客豫让的话说,应当“国士遇我,我故国士报之”了。但荆轲对太子却大声呵斥,对刺秦行动不尽心尽责,视同儿戏,毫无“职业道德”可言,这是他的一张小人嘴脸。行刺不成,将死之际,荆轲的小人嘴脸更是全部暴露。且看《战国策》记载:“轲知事不就,倚柱而笑,箕踞而骂曰:‘事所以不成者,乃欲生劫之,必得契约以报太子也。’”人之将死,其言也善,荆轲却还在撒谎。荆轲入秦,带了一把毒匕首,“以试人,血濡缕,人无不立死者”可以称得上是见血封喉了。他刺杀秦王时“因左手把秦王之袖,而右手执匕首揕之。”哪有生劫的意思,只有杀人的企图。本来是由自身的疏失大意导致了刺秦行动的失败,而荆轲却归咎于本就不存在的所谓“客观原因”来维系自己渺小而脆弱的虚荣颜面,并抓住了最后时机亲自暴露了“后台老板”。其人可鄙。


    荆轲是一个充斥着赌徒心态和小人嘴脸混迹于乱世的游侠,或许有匹夫之勇——当然这种勇气脱不开他的赌徒心态,但也“惜哉剑术疏”(陶渊明《咏荆轲》),至于说英雄才略却是半点也无。在我眼中只有匹夫荆轲,没有英雄荆轲.          (发表于《语文报教师版》2007年23期)

中庶子是什么官

“中庶子” 是什么官

王 春 
     在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语文实验必修教材1中,19页《荆轲刺秦王》的课下注释(26)说:“中庶子,管理国君的车马之类的官。”不知道这条注释本于何典?中庶子并非是管理国君车马的官,管理国君车马的官员在当时称为太仆。据《史记·蒙恬列传》记载,秦始皇就曾任命赵高担任过太仆。《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太仆,周官,秦因之,掌舆马,有丞(即属官,笔者注),两人。”太仆在秦以前就有,秦朝因袭设置了这一官职。太仆的属官至今可以考证的只有中车府令一职,典籍中并没有中庶子是太仆属官掌管车马的记载。
 那么中庶子一官的权限是什么呢?《通典·职官十二》中记载:“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秦因之,置中庶子,庶子员。”《仪礼·燕礼》中有“庶子”,《战国策·韩策二》载:“韩公叔与几瑟争国,中庶子谓太子……”《新序·辨物篇》载:“赵太子暴疾而死,扁鹊造宫门,中庶子之好方者应之。”可见中庶子一职也在秦朝以前就有设置。《史记·商君列传》有这样的记载:“卫鞅事魏相公叔座,为中庶子。”据司马贞的《史记索隐》记载:“(中庶子)《周礼·夏官》谓之‘诸子’,《礼记·文王世子》谓之‘庶子’,掌公族也。”中庶子应该是掌管公族事物、教育贵族子弟的官员。“庶子之正于公族者,教之以孝悌、睦友、子爱,明父子之义,长幼之序。”“古者,庶子之官治,则邦国有伦。”《礼记·文王世子》里这两段记载可以佐证。

       汉承秦制,据《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 “太子太傅、少傅,古官……秩二千石。”属官有太子门大夫5人,庶子5人,洗马16人,舍人、太子中庶子、太子御骖乘、护太子家等,可知中庶子确无掌管车马之职。在秦、汉以后,中庶子一直是太子宫官,职掌侍从太子,与皇帝身边的侍从相似。南北朝时期仍称中庶子。隋代太子官署有门下、典书二坊,各设庶子,门下坊为左庶子,典书坊为右庶子。唐代改称左、右春坊,以比朝廷的门下、中书省,有左春坊左庶子与右春坊右庶子;高宗时一度改成左右中护,不久恢复旧称。后代沿置。清代无官署而仅留官名,并且官无职事,只用以备翰林官的迁转。清末废置。


        在秦国作为公族贵胄的老师和侍从,在国君的眼里必然是有学问、有能力又忠实可靠的人,所以《荆轲刺秦王》中中庶子蒙嘉的进言才能奏效。教科书的注释恐是千虑一失,应当及时改正。


                                                                                                 (文章发表在《语文学习》2007年1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