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尽终南又一春

雪尽终南又一春


——一个高中语文教师的成长心路


(一)



原本曾混入益阳市城建局工作的一个小人物,不堪终日的酒精考验,在一个潇湘雨夜,用火车托运了几十箱文学书籍,踏上了回乡执教的路途。一路上他想到了屈原说的“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想到了柳三变的“且把浮名,都换了浅斟低唱。”浅斟是不行了,酒精过敏。低唱还可以,认真学学自己喜欢的京剧名家名段,回去好好票戏。就这样他稀里糊涂又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通榆县第一中学的语文教师。领导很信任,让他教一个班。虽说他是通榆一中培养出来的学生,但能不能把学生教好,是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那还真不一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码头,尽管你不想靠岸。那就“骚人遥驻木兰舟”,那就“且陶陶乐尽天真”,虽无“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但有“万卷图书销永日” ,有“一窗昏晓送流年”,还有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学问,交流读书心得,更兼《离骚》一卷,几声皮黄。虽然不见重于当道,又难免“娥眉曾有人妒”,但在家乡生活工作的五年里,还能养生乐道,琴书消忧。毫无功利目的的阅读真是怡神畅性。他较为系统地阅读了《楚辞》,并对中国楚辞学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购置了古今楚辞研究的代表性著述,汉代王逸的《楚辞章句》,宋代洪兴祖的《楚辞补注》,宋代朱熹的《楚辞集注》,清代王夫之的《楚辞通释》,清代蒋骥的《山带阁注楚辞》,清代戴震的《屈原赋注》,今人马茂元的《楚辞选》等。让他在阅读楚辞中获得了很多知识,同时也产生了更多的疑惑。为了解决疑惑就要扩展视野,光看注本还不行,近一百年来楚辞学研究的代表性著作就不能阙如。闻一多的楚辞研究是必看的,索性就买《闻一多全集》。姜亮夫的《楚辞通故》、《屈原赋今译》一定要有,《游国恩楚辞论著集》不能不收。苏雪林是台湾楚辞学研究巨擘,楚辞研究打通文献学与文化人类学的畛域,其比较研究视野宏通中外,一时无两。但她的书在台湾出版,殊不易得。刚巧武汉大学百年校庆推出《百年名典》系列,可喜《楚骚新诂》、《天问正简》、《屈赋论丛》、《屈原与九歌》四部苏氏著作网上订购,一并聚齐。林庚、汤炳正、魏炯若、金开诚、胡念贻、董楚平、黄灵庚、张叶芦、聂石樵、褚斌杰、徐志啸、周建忠、江立中、赵逵夫、李诚、李大明、汤漳平、熊良智等一大批楚辞学家的著述填满了他书房的楚辞专柜。视野也渐次打开,对文化人类学、对出土文献、对训诂学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买进了一批文化人类学论著和出土文献研究论著,徐中舒主编的《甲骨文字典》、容庚主编的《金文编》也常置于案头。诗骚互证,对《诗经》和诗经学的兴趣也不期而至。客观的说,他本科毕业后才对先秦文学有了兴趣也有了了解。在他的恩师湖南理工学院古典文学教授杨罗生先生的鼓励下,他也开始尝试写一点关于楚辞学领域的读书笔记,积少成多,后来多承先生的无私推荐与知名学者余三定先生的抬爱,他的文章《辨骚四说》得以在楚辞研究的重要刊物、全国百强社科期刊、全国中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云梦学刊》上发表。在这篇文章的基础上,他形成了关于《离骚》结构问题的个人见解,提出了《离骚》在结构上取法甲骨占卜仪轨的观点,得到了一些专家的首肯。同时他的教学工作也得到了由下逐步至上的认可。在全校的新手型教师汇报课上获得第一名,并进而有机会被领导许可参加2007年白城市高中语文教学大赛获一等奖,参加全省高中语文教学大赛获二等奖,在2008年的全国语文教师读书大赛中获得赛事最高荣誉“全国读书百杰”,在稍后举办的吉林省首届新课程高中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中获得第一名,被组委会授予特等奖。同时还破天荒的获得了通榆一中问世以来一直闲置的特殊贡献奖,虽然这并未能改变校长对他的冷酷与傲慢。校长所不知道的是,这时他的阅读视野也兼及到先秦子学。《诸子集成》、《诸子集成新编》、《诸子集成续编》、《诸子集成补编》等大型古籍陆续搬回了家,《二十四史》、《全唐诗》、《全宋词》、《十三经注疏》等文史必备书籍也陆续置办齐全。此时他在白城市京剧票友界也已小有名气,机缘巧合学习了京剧司鼓,在白城市和洮南市的京剧票友汇演中俱有表现。文章大大小小也有了10篇。


2008年冬天的全省首届高中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让省教育学院的两位德高望重的专家认识了他。一位是王鹏伟教授,一位是张玉新教授。张玉新先生顶着压力、不理会来自各方面的说项,按比赛成绩把第一名授予了他这么一个来自县城中学的无名小辈。王鹏伟先生亲自为他颁奖,并殷殷勉励。后来张玉新先生还带他赴成都参加全国首届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并嘱他要坚持读书写作,鼓励他在中华语文网上开通个人博客,也正是通过这个网络平台,他得以向张玉新先生、王鹏伟先生叩问请教。



2010年夏,吉林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即将成立,崔校长在向王鹏伟先生征询语文教师人选时,王先生向崔校长推荐了他,并请崔校长看他博客文章,此时王先生还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便在网上留言给他。不久他接到了崔校长的电话,心怀忐忑来吉大附中试讲。题目是郭沫若的新诗《天狗》,没有任何参考资料,准备两个小时,试讲30分钟。台下有老师有学生,30分钟一闪而过。后来他自己充当教师选聘评委时才知道,台下的评委有附中领导、吉林大学文学院的专家博导、吉林大学人事处、纪检委、普教办的领导、附中的语文名师。那时他无暇知晓天高地厚,一顿乱讲。试讲当晚,逡巡在宾馆房间的他就再次接到了崔校长亲切的电话,通知他成为吉林大学教师队伍的一员,第二天办理编制手续,并嘱他来吉大后继续读书写作,不断提高自己的教研水平。就这样他继师父语文名家赵秋羽先生之后调进了吉大附中高中部,作为首批任课教师开启了吉大高中的一段峥嵘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