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不是大车店

国学不是大车店


王 春


东北民间旧俗,人们习惯将马车称为大车在机动车上路以前,大车是民间运输的绝对主力,以接待长途运输大车为主的旅店就叫大车店。现在东北以某某店命名的地名,很多都是从那里的某家大车店名沿袭而来的。


东北的大车店的店房一般都是通敞的大间,南北两铺对面大炕,一间屋能住十几人甚至几十人,收费也很便宜,基本上属于最低档的旅店。因为大车店里外地客人比较集中,周围也就带动起一些相关的买卖。比如小饭馆、钉马掌的、卖草料的、卖车具、日用杂货的等等,至于卖烟卷、花生瓜籽的小贩甚至说书唱曲打把势卖艺兜售大力丸的江湖艺人等等可谓三教九流,多会于此。时代在进步,社会在发展,如今这大车店在市场经济的大潮流里“纵浪大化中”,实现了华丽的转身,人家不叫大车店了,现在起了个八竿子打不着的名字,叫“国学”。


 这大车店里的国学琳琅满目,名目繁多。什么《“三百千”的宇宙价值》《易经与股市成功学并胎教之关系》《风水的现代阐释学原理——兼论阴阳宅朝向的抗震功能》《密宗佛教知识十万个为什么》《回字的四十种写法及古代纳妾制度的伦理学价值》《星相学的强肾功能探秘》《相面识人生》《厚黑学的一千个成功案例》《绿豆与丹学》《水下闭气功:探源隐藏海底的亚特兰蒂斯城》《佛洛依德与人生吉凶》《辟谷方与转基因食物》等等。真是五千年文明博大精深,无所不包。堪称东西八万里,上下五千年。纵横阴阳界,出入百家言。国学大师更是山头林立,什么武抱石、刘老根、张二道人、王胡、阿Q、假洋鬼子、孔乙己、红眼睛阿忆、多林寺的喇嘛、非洲籍的娘娘等等,群贤毕至,少长咸集。观众更多了,什么三老四少、七姑八姨,南北二屯的十方信众,只听得众大师所讲的俱都是前无古人后少来者的《三坟》《五典》《九丘》《十索》的高论。只感叹学问无涯,汪洋恣肆,闻韶不知肉味,睹学乃惊天人!后来大车店里来了一伙以张麻子为首的响马(东北叫“胡子”),此匪首原叫张牧之,六艺经传皆通习之,他对大车店国学深恶痛疾,声称不懂国学是啥玩意却天天讲国学的人统统枪毙!于是国学大师们纷纷改回本行,开小饭馆的、钉马掌的、卖草料的、卖车具日用杂货的、卖烟卷的、花生瓜籽的、说书、唱曲、打把势、卖艺、兜售大力丸的,唯一没改的是这里依然叫大车店。


 一番野史考索过后,咱也看看什么是国学。


胡适说:“国学就是国故学的简称”。什么是国故?所有中国历史上的人物、典籍、制度、语言、风物、民俗,全是国故。这些如果都是国学的话,国学容易成为大车店,因为国学被泛化了。对这个定义的最早质疑者是马一浮。马一浮1938年在浙江大学演讲,是竺可桢校长请他讲国学,先生讲,现在人们把我国的固有学术叫国学,意思是区别于外国学术。他说国学这个名称是依他起,因此严格说,本不可用。为什么有国学?因为有西学。依他起的概念,自身不够充足,所以不能成立。可是你们要叫我讲,可以,如果一定要使用国学概念的话,国学就是六艺之学,就是诗、书、礼、乐、易、春秋,就是关于六经的学问。六经是中国学术的源头,是中国人立国、作人的根本精神依据,是中国文化里面具有普适性的价值。国学是中国学问的根底,这个根底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小学,一个是经学。难离义理、考据。读书必先识字,清儒的功夫在甄别和辨伪,目的是恢复的本原。要恢复本原,必须有小学的功夫。小学的功夫就是文字学、训诂学、音韵学。文字学是认字,训诂学是释词,把字词的意思解释清楚。这还不行,还要懂音韵。说这个字,汉代这样读,宋代那样读,清代是这样读的。清儒把六经的字一个一个弄准确了。所以要说国学,最主要的应该是经学和小学。要懂经学,就得懂小学。小学是工具和路径,不懂小学,通经之路就走不过去,就没有能力研究经学。


王国维堪称是今人公认的国学大师了,但他早年笃西学,中年受罗振玉氏的影响半路出家研经考史,尚不免被娴熟于小学、经学的黄侃批评。“国维少不好读注疏,中年乃治经,仓皇立说,挟其辨给,以炫耀后生……要之经史正文忽略不讲,而希冀发见新知以掩前古儒先,自矜曰:我不为古人奴,六经注我。此近日风气所趋,世或以整理国故之名予之。悬牛头,卖马脯,举秀才,不知书,信在于今矣。”(《黄侃日记》,江苏教育出版社2001年版,302页。)以王国维之旧学根底尚难免“不知书”之讥,试看今日国学界粉墨登场位列大师神坛之众明星,岂不要活笑煞人也!


 国学是小众的自留地,不是群众的大车店。需要沉潜往复,从容含玩,而非敲锣打鼓、拉场开戏。钱钟书先生说:“大抵学问是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相与琢磨培养之事,市朝之显学必为俗学。”不管是关乎政治还是关乎市场,总之国学热了,成了市朝之显学。但国学之无名高热是假国学的虚热,但消费的是真国学的名声,更何况还有诸多借国学之名大肆行骗的江湖人物上下其手,浑水摸鱼。张悟本、李一道人等辈一度大行其道,恰体现了国人科学精神的重度缺失。不断丰富过于逼仄的公共精神资源无疑是当代知识分子的首要责任。国学研究本就应该是远离尘嚣的事业,那就别把国学开成大车店,这样毁了国学,也毁了大车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