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吉林高考作文阅卷:宽容、包容、纵容学生说真话

2011年吉林高考作文阅卷:宽容、包容、纵容学生说真话


 


2011年的高考已经尘埃落定,“圆满结束”了。由高考引发的一些争议也似乎淡出了人们的视线。高考阅卷工作结束后,我们拜会了吉林省高考语文作文阅卷组长、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博士生导师程革教授。早在十年前就听过程先生的课,此番再坐春风,尤感亲切。


宾主落座,先生就谈起了今年的高考作文阅卷。今年吉林省有十五万考生,满分作文40篇,55分以上作文848篇,平均分46.5分,较去年低1.5分。先生承担吉林省高考作文阅卷工作30年,担任作文阅卷组长10年,有丰富的高考作文阅卷经验。谈及今年新课标卷假大空的作文材料,先生也颇感气愤。考察学生的作文能力应该让学生写有切身体会的话题,应该给学生独立思考和自由表达的空间。当独立思考遇到政治正确,当独立思考和政治正确在高考中相遇,势必造成大批学生作文表现平庸化。高考阅卷的结果数据已经说明问题。一味“巨龙腾飞”“历数革命年表”“改革开放巨大成就”,用学生并不擅长的“宏大政治叙事”来代替个人的独立思考,无论如何都难以写出高超的文章。而那些关注生活、勇于表达个人观点的文章则难能可贵,卓尔不群!诸如“中国你慢些走”“热时代的冷思考”“中国真的大国崛起了吗?”“大国的崛起能否缺失文化?”等主题的文章都获得了高分。我们的社会从来不缺少俯仰随人的犬儒,但真正缺少公共思想资源。一个民族没有一群能坚持独立思考的青年是多么的可怕的事情。让学生在高考考场上于独立思考和政治正确间做抉择是多么残酷的事情。幸而有先生仗义执笔,坚持为国举才的正确方向,也拯救了险些彻底平庸的2011年全国新课标高考卷。


先生的话掷地有声,“我们要宽容、包容甚至纵容学生说真话!”


有这么一个笑话,国际学校里老师让同学们“就世界粮食缺乏的问题谈谈自己的看法”。美国学生:“请问什么是缺乏?”埃塞俄比亚学生:“请问什么是粮食?”中国学生:“请问什么是个人看法?”作为一名中文教师,每次看到这个笑话,心头总难免感到一丝悲哀。


 


程革先生的个人情况综述:


东北师大文学院文艺学教授、博导,笔名程戈。老家吉林市。父亲早年是满洲国政务院文书,后来做教员,母亲是医生。自幼随父母辗转大栗子、临江等中朝边界上的小镇。童年的饥饿还没消退少年的恐怖迅疾降临。那是一所中学,50多个教师30多人被群众专政。使我有机会目睹中国一个小镇的奥斯维辛,当然父亲也在其中。16岁中学毕业上山到临江林业局西南岔农场知青点20岁,知青点撤消,转户到浑江市(现为白山市)花山公社青沟子大队一小队集体户23岁,1977年,第一次获得选择的权利,参加了文革结束后的第一次高考,后来,1982年又参加了第一届硕士学位研究生考试,考中了。


  1985年到东北师大中文系任教至今,在《文学评论》、《人民日报》、《吉林日报》、《社会科学战线》、《文艺争鸣》、《东北师大学报》、《文艺广角》、《戏剧文学》等国家级、学科级、省级报刊杂志上发表了论文和文章60余篇,其中多篇被《人大复印资料》全文转载,部分观点在《新华文摘》上有转载,产生一定的学术影响。

  坚持启蒙立场和批判态度;坚信个人立场和普世主义;坚守自由精神和宪政理想。以牛虻的方式叮咬现实,以鸱枭的声音报道噩耗。这是我站在讲坛上20多年的理由,也是我20年来一直坚持给大一学生上课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