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浅舟大:文化生态与道德环境

水浅舟大:文化生态与道德环境


 


对未成年人进行的思想道德教育的确面临一个“场景”问题。然而“场景”只是思想道德教育的小背景,决定思想道德教育气数的绝对律令还是道德教育的“文化生态”问题。这个“文化生态”包括思想道德教育体系、建设体系以及思想道德的认同体系。换句话说就是养成、建设与认同的互动关系。所谓互动便有良性、恶性的差别,那么当代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文化生态”环境如何呢?可以肯定的说,当代青少年的思想道德教育的“文化生态”存在历史与现实的“双重困境”。


文化生态的发展始终面临着历史与现实因素的交互困扰,达到某种平衡时就能够促进文化生态的和谐发展,然而文化生态在遭到严重破坏后意欲力图弥合却需要一个相对长期稳定同时也是艰难的历史过程。中国的文化生态环境恰处在这一历史时期。以文革为总爆发的极端主义在迅速膨胀后归于破灭,然而极端主义的纵横绝荡却远远不止十年的运程。从“十七年时期”到“文革”,直至“真理标准问题大讨论”是极端主义的理想甚嚣尘上的三十年,对中国文化与思想的影响相当深远。文革是中国当代文化史上的一场浩劫,同时也是中国人民用高昂的代价和精神的苦难换取的“财富”。令人惋惜的是,由于体制的原因,对于文革的深刻反思与学术研究一直未能得到深入全面的开展,对于文革的种种文化诱因与思想因子的遗传变异没有能够进行深刻、有力的省察。文革思维即极端主义思维的薪尽火传在高扬“和谐”、“昌明”的今天仍然是大行其道、触手可及。极端主义是反传统反道德的,道德建设与维系需要广阔的价值领域与丰厚的精神资源。显然历史并没有给我们留下太多的宽容和美妙,极端主义的流传和影响将是长期、顽强而不以个人意愿为转移的。这是当下困扰道德教育的重大历史困境。之所以成其为困境,原因就在于忽视和遗忘,恰恰这种价值形态不因忘却而消亡。


众所周知,80年代迅速兴起的“文化热”、90年代的“国学热”都是在为恢复“文化生态”的平衡而努力,客观上文化的反思与改善尚喘息未稳,又不得不抬头面对“文化市场化”的剧烈冲击。充满结构魔力的“文化市场化”潮流,只关注如何在别人的口袋里找回金钱并由此建立起尊严。当下社会的浮躁是有目共睹的,而道德的养成、建设与认同是需要相对的冷静与独立的。浮躁的价值观念形态对青少年的价值观念起到的影响是如影随形、根深蒂固的。探讨未成年人思想道德建设是不能回避当代青少年思想道德教育的这一现实困境的。


    解决双重困境的根本途径在于拓宽公共价值领域、丰富公共精神资源。谈到思想教育,有太多话要说,骨鲠在喉,不吐不快。教育是百年树人的民族大计,教育的“文化生态”是不可忽视客观上有长期忽视的一个重大问题,提出来供大家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