寄永州吴同和先生

寄永州吴同和先生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王春

一网神交引忘年,
文通塞北与江南。
毗耶佛事征摩诘①,
苏子阳谋话羽仙②。
袖纳龙蛇天地小,
心追韩柳洞庭宽。
汀兰岸芷芳今古,
赖有骚人笔胜椽。
                    2012年12月28日
注:
①吴同和先生有《品竹间新茶 悟法师禅意——<巽上人以竹间自采新茶见赠酬之以诗>注评》一文,不才曾就“犹同甘露饭,佛事薰毗耶”一句注释与先生交流。维摩诘(音jì),佛教大菩萨。
②鄙文《苏子的阳谋——重读<赤壁赋>》曾得吴同和先生教正。

七绝四首

七绝四首



感怀


平生塞北与江南,


踏遍崎岖路八千。


一种相思吾最爱,


风移桂影月珊珊。


注:明归有光《项脊轩志》中有“三五之夜,明月半墙。风移影动,珊珊可爱”的句子描写书房的清幽。


 


访梦苏堂口占七绝一首


当年意气满长安,


高卧东昌笔如椽。


蝶梦为开狮梦序,


湘人可步蜀人仙。


注:


向彬先生因梦东坡居士来访故斋名梦苏堂。


指向彬先生当年负笈求学京城,获首都师范大学书法专业硕士学位、中国人民大学美学博士学位。


聊城市旧称东昌府,向彬先生现任聊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书法系主任。


蝶梦指庄周梦蝶,狮梦指当年向彬先生的母亲梦到小狮子而诞向彬师,事见向先生学书记事年表。


湘人指向彬教授,蜀人指苏子坡仙。


 


感怀


耳畔风流眼外春,
拈花指月证前身。
机锋且付吃茶去,
不慕人生幻与真。


注:相传赵州(唐代高僧从谂的代称)曾问新到的和尚:“曾到此间?”和尚说:“曾到。”赵州说:“吃茶去。”又问另一个和尚,和尚说:“不曾到。”赵州说:“吃茶去。”院主听到后问:“为甚曾到也云吃茶去,不曾到也云吃茶去?”赵州呼院主,院主应诺。赵州说:“吃茶去。”赵州均以“吃茶去”一句来引导弟子领悟禅的奥义。事见《五灯会元》。后遂用为典故。


 


端阳


离骚佐酒过端阳,


岸芷汀兰体竞香。


万古三闾歌楚些,


千秋一脉仰文光。


注:楚些(音suò,即楚辞,因《楚辞·招魂》而得此别称。


 

毕竟是书生

毕竟是书生


 


2005年在湖南理工学院毕业后,我被选调到湖南益阳市城市建设管理局办公室工作。照例,益阳市政府举办了一年一度的政府机关办公室人员培训班。我厕身其间,以混饭的形式混会,对这种培训班的感觉,说不出来好还是不好,生活中的很多事就是这样让人难以评价。


市政府的一位副秘书长亲自上阵传授,大约是讲保密工作的重要性,这位长官言必称“我们要站在市委、市政府的郭度(音译)和郭度(音译)来看待问题”。我听他的益阳普通话觉得有些异样,什么是郭度?怎么两个郭度?猜来想去想明白了,领导要表达的意思应该是我们要站在市委、市政府的高度和角度来看待问题,高度音近郭度,角度和郭度相去甚远啊?豁然明白此必是益阳话里保存了古音的缘故。此时忽然想起了李叔同的《送别》,上阕是“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下阕是“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边”和“天”押韵,“角”和“落”看似不押韵,其实人家是按古音步韵的。因为我不懂古音,才没有完全看出弘一法师这首歌词的全部妙处。顿时困倦和无聊一扫而光,之后的会议完全沉浸在“郭度”带给我的快乐中,不知道后来领导同志还讲了哪些,反正无缘参详了。


一年后,我离开了机关回老家的高中教语文。


几年后,有机会看国家京剧院程派名家李海燕女士演唱《锁麟囊》。程派戏唱词、白口都以驯雅著称,道白里有句“东角朱楼”,听其他几位当红程派名家都念“东角”,李海燕女士念出来却是“东郭(音)朱楼”,从此更加喜爱李海燕的程派戏。


前两天和朋友谈起这桩旧事,大家都深有感叹,结论是毕竟是书生。


 

一个人的德,才能让人记住

一个人的德,才能让人记住



201243的长春,清早如假日般慵懒。街上车流瘦弱,马路伸着宽敞的懒腰。时近清明,天气却不冷不热。当然,这并不代表温和,就如同一些老同志冷静外表下逼仄的胸襟。


长春出版社国标版初中语文教材教参编委会议定于43日早930分在吉林省教育学院张玉新教授办公室举行。意外的交通顺畅使我早到了半个小时。真是“莫道君行早,更有早行人”,省实验中学特级教师卢军良老师和我校初中部的李崇昆老师已经捷足先到,在教育学院的收发室里坐等在长的编委和主编张玉新老师。军良老师说刚通过电话,玉新老师去为张翼健先生扫墓了,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听此不觉想起这几年来清明时节玉新老师撰写的《悠悠藏香为你点燃》《张翼健,哈哈哈》等几篇真情充溢的文章。流光容易把人抛,转眼又是清明,谁能不感叹这如流的岁月?或许岁月这支曲子可以重章复沓,但下次被奏响的音符却不再与你有关,便即看上去五线谱上同样的位置有你作为音阶曾经爬过的痕迹。正如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生活尽管充满了庸常的脚步,但它的专断不许你回头。


    半小时后,玉新老师的办公室里茶香浮动,屋子里坐满了茶客,张老师从彩云之南携来好茶“月光白”,一边替天行茶道,一边和渴望的人们谈心。


“翼健先生已经离开我们四年了,今早我和鹏伟、帮阁、石馨等几个去墓地为先生扫墓,追怀先生。翼健先生之所以让我们难忘,不是他教过我们什么讲课技巧,也不是老先生教过我们多少专业知识,令人难忘的是先生的德行。我们这些人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得到过先生的帮助,可是我们并不知道,先生自己也从没讲过。我们都是事后从别人那里听来的,如果别人不说或许我们一辈子也无从知晓。当今社会,谁会记住一个人的才呢?但一个人的德会被人们永远铭记。”


余生也晚,无缘拜识翼健先生,但先生的德我是深得沾溉的,因为王鹏伟先生、张玉新先生、王帮阁先生都曾无私地、默默地帮助过我,至今,有一些我听说了,还有一些,我仍然不曾知晓。


                                   201245

访梦苏堂奉七绝一首

访梦苏堂①奉七绝一首


 


当年意气满长安,②


高卧东昌笔如椽。③


蝶梦为开狮梦序,④


湘人可步蜀人仙。⑤


 


注:


①向彬先生因梦东坡居士来访故斋名梦苏堂。


②指向彬先生当年负笈求学京城,获首都师范大学书法专业硕士学位、中国人民大学美学博士学位。


③聊城市旧称东昌府,向彬先生现任聊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书法系主任。


④蝶梦指庄周梦蝶,狮梦指当年向彬先生的母亲梦到小狮子而诞向彬师,事见向先生学书记事年表。


⑤湘人指向彬教授,蜀人指苏子坡仙。


高调与低调都是格调

高调与低调都是格调


 


鲁迅说:“中国的根底在道教。”中国的传统文化是精于谋身的。著名的论调古有“事当从众,亦当异众;人恐不明,犹恐太明”,今有“低调做人,高调做事”等等,可谓不胜枚举。似乎能够处理好高调与低调的关系就意味着可以拥有人生的坦途。实则一味埋头寻找高调与低调的平衡点的作法,本身就是一种缺乏格调的行为。


大鹏一日同风起,对大鹏而言无涉高调低调,但在蜩与学鸠看来大鹏的高调简直是无以复加的。难道大鹏还要屈就他鸟的看法而放弃飞翔?高调、低调是别人的看法,在人;格调的高低是个人的修为,在己。故曰:格调高者,虽高调亦不可视之妄;格调低者,虽低调亦不可谓之贤。

弱德之美

弱德之美


 


张岱年先生曾经用《易经》中的两句话“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来概括中华文化的基本精神。我以为,自强不息和厚德载物都统一于中华文化尚韧不尚强、争千秋不擅一时的弱德之美。综观三教,如是我闻:


寒山子问拾得和尚曰:“世间有人,打我,骂我。辱我,欺我。吓我,骗我。谤我,轻我。凌辱我。非笑我。以及不堪我。如何处置乎?”拾得对曰 :“只是忍他。教他,畏他。避他,让他。谦逊他。莫睬他。一味由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佛家尚“和气”,大千世界法门,尽是弱德妙谛!


老子说“上善若水”、“柔弱胜刚强”,庄子讲“顺生”、“尚无用”。可见自然之道,盖法弱德。


儒家尚中庸、重弱德。“儒”字从“人”从“需”,同“懦”。《易经·需卦·彖传》说:“需,须也,险在前也。刚健而不陷,其义不困穷矣。”《需卦·象传》曰:“有孚,光亨,贞吉。”“需”有等待之意,虽然前途有险阻,但只要心怀诚信,就能光明亨通,弱德之利之胜之美,可窥一斑。


以柔韧为刚健方能自强不息,居德正用广长深厚方能“和实生物”。弱德之美,于斯为大。

雪尽终南又一春

雪尽终南又一春


——一个高中语文教师的成长心路


(一)



原本曾混入益阳市城建局工作的一个小人物,不堪终日的酒精考验,在一个潇湘雨夜,用火车托运了几十箱文学书籍,踏上了回乡执教的路途。一路上他想到了屈原说的“进不入以离尤兮,退将复修吾初服。”想到了柳三变的“且把浮名,都换了浅斟低唱。”浅斟是不行了,酒精过敏。低唱还可以,认真学学自己喜欢的京剧名家名段,回去好好票戏。就这样他稀里糊涂又顺理成章的当上了通榆县第一中学的语文教师。领导很信任,让他教一个班。虽说他是通榆一中培养出来的学生,但能不能把学生教好,是不是一个合格的老师,那还真不一定。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码头,尽管你不想靠岸。那就“骚人遥驻木兰舟”,那就“且陶陶乐尽天真”,虽无“一张琴、一壶酒、一溪云”,但有“万卷图书销永日” ,有“一窗昏晓送流年”,还有荒江野老屋中,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学问,交流读书心得,更兼《离骚》一卷,几声皮黄。虽然不见重于当道,又难免“娥眉曾有人妒”,但在家乡生活工作的五年里,还能养生乐道,琴书消忧。毫无功利目的的阅读真是怡神畅性。他较为系统地阅读了《楚辞》,并对中国楚辞学史产生了浓厚的兴趣。购置了古今楚辞研究的代表性著述,汉代王逸的《楚辞章句》,宋代洪兴祖的《楚辞补注》,宋代朱熹的《楚辞集注》,清代王夫之的《楚辞通释》,清代蒋骥的《山带阁注楚辞》,清代戴震的《屈原赋注》,今人马茂元的《楚辞选》等。让他在阅读楚辞中获得了很多知识,同时也产生了更多的疑惑。为了解决疑惑就要扩展视野,光看注本还不行,近一百年来楚辞学研究的代表性著作就不能阙如。闻一多的楚辞研究是必看的,索性就买《闻一多全集》。姜亮夫的《楚辞通故》、《屈原赋今译》一定要有,《游国恩楚辞论著集》不能不收。苏雪林是台湾楚辞学研究巨擘,楚辞研究打通文献学与文化人类学的畛域,其比较研究视野宏通中外,一时无两。但她的书在台湾出版,殊不易得。刚巧武汉大学百年校庆推出《百年名典》系列,可喜《楚骚新诂》、《天问正简》、《屈赋论丛》、《屈原与九歌》四部苏氏著作网上订购,一并聚齐。林庚、汤炳正、魏炯若、金开诚、胡念贻、董楚平、黄灵庚、张叶芦、聂石樵、褚斌杰、徐志啸、周建忠、江立中、赵逵夫、李诚、李大明、汤漳平、熊良智等一大批楚辞学家的著述填满了他书房的楚辞专柜。视野也渐次打开,对文化人类学、对出土文献、对训诂学都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买进了一批文化人类学论著和出土文献研究论著,徐中舒主编的《甲骨文字典》、容庚主编的《金文编》也常置于案头。诗骚互证,对《诗经》和诗经学的兴趣也不期而至。客观的说,他本科毕业后才对先秦文学有了兴趣也有了了解。在他的恩师湖南理工学院古典文学教授杨罗生先生的鼓励下,他也开始尝试写一点关于楚辞学领域的读书笔记,积少成多,后来多承先生的无私推荐与知名学者余三定先生的抬爱,他的文章《辨骚四说》得以在楚辞研究的重要刊物、全国百强社科期刊、全国中文社会科学核心期刊《云梦学刊》上发表。在这篇文章的基础上,他形成了关于《离骚》结构问题的个人见解,提出了《离骚》在结构上取法甲骨占卜仪轨的观点,得到了一些专家的首肯。同时他的教学工作也得到了由下逐步至上的认可。在全校的新手型教师汇报课上获得第一名,并进而有机会被领导许可参加2007年白城市高中语文教学大赛获一等奖,参加全省高中语文教学大赛获二等奖,在2008年的全国语文教师读书大赛中获得赛事最高荣誉“全国读书百杰”,在稍后举办的吉林省首届新课程高中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中获得第一名,被组委会授予特等奖。同时还破天荒的获得了通榆一中问世以来一直闲置的特殊贡献奖,虽然这并未能改变校长对他的冷酷与傲慢。校长所不知道的是,这时他的阅读视野也兼及到先秦子学。《诸子集成》、《诸子集成新编》、《诸子集成续编》、《诸子集成补编》等大型古籍陆续搬回了家,《二十四史》、《全唐诗》、《全宋词》、《十三经注疏》等文史必备书籍也陆续置办齐全。此时他在白城市京剧票友界也已小有名气,机缘巧合学习了京剧司鼓,在白城市和洮南市的京剧票友汇演中俱有表现。文章大大小小也有了10篇。


2008年冬天的全省首届高中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让省教育学院的两位德高望重的专家认识了他。一位是王鹏伟教授,一位是张玉新教授。张玉新先生顶着压力、不理会来自各方面的说项,按比赛成绩把第一名授予了他这么一个来自县城中学的无名小辈。王鹏伟先生亲自为他颁奖,并殷殷勉励。后来张玉新先生还带他赴成都参加全国首届语文教学基本功大赛,并嘱他要坚持读书写作,鼓励他在中华语文网上开通个人博客,也正是通过这个网络平台,他得以向张玉新先生、王鹏伟先生叩问请教。



2010年夏,吉林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即将成立,崔校长在向王鹏伟先生征询语文教师人选时,王先生向崔校长推荐了他,并请崔校长看他博客文章,此时王先生还没有他的联系方式,便在网上留言给他。不久他接到了崔校长的电话,心怀忐忑来吉大附中试讲。题目是郭沫若的新诗《天狗》,没有任何参考资料,准备两个小时,试讲30分钟。台下有老师有学生,30分钟一闪而过。后来他自己充当教师选聘评委时才知道,台下的评委有附中领导、吉林大学文学院的专家博导、吉林大学人事处、纪检委、普教办的领导、附中的语文名师。那时他无暇知晓天高地厚,一顿乱讲。试讲当晚,逡巡在宾馆房间的他就再次接到了崔校长亲切的电话,通知他成为吉林大学教师队伍的一员,第二天办理编制手续,并嘱他来吉大后继续读书写作,不断提高自己的教研水平。就这样他继师父语文名家赵秋羽先生之后调进了吉大附中高中部,作为首批任课教师开启了吉大高中的一段峥嵘岁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