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摩首届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引发的思考(一)

观摩首届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引发的思考


2010年四月中旬,有幸赴成都观摩了首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学习、借鉴自不待言,引发的思考正可是我下一阶段在教学实践中探索的新课题。


一、语文教师的基本功


作为一名教师,尤其是一名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的外在体现是一笔好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以及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但这是所有学科教师在理论上都应该具备的能力。那么,语文教师的身份如何确立?根基想必在语文教师要有扎实的阅读积累,要有广阔的阅读空间,要有清醒的思辨头脑,要有厚重的人文关怀,要学研并济,要道艺兼修,要东西八万里,要上下五千年,要纵横儒释道,要出入百家言,要做前驱求真理,要为往圣继绝学,要上有天堂下有书房。概而言之,语文学科的特点决定了语文教师不但要具备扎实的语言文字学基础,还应该具备不可或缺的文学理论修养,用真正的国学大师黄侃先生的话说,就叫“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吉林省教育学院张玉新教授把语文教师的基本功分为“内外功”,内功就是书底。张先生说:“书底的厚度决定了教师专业成长的高度。”信哉斯言!阅读是语文教师的源头活水,广泛、有效的阅读才能构建起语文教师趋于完整的知识体系。在当今时代,信息泛滥,出版发达,书已不是读的越多越好,而应该是越精越好。精读就是多读长销书,少读畅销书。长销书就是经典。我们的很多同仁满足于读一点文摘类的杂志,而对文化经典却无缘浸入。长期下来必然导致文化上的营养不良。语文老师不是率性的读者,他的身份决定他的阅读必须是广泛且有效的,才有可能跟上新课改的步伐,指导学生的语文学习。而一切的有效阅读只能有一条捷径,就是钻故纸堆,通览古今中外典籍,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聪明人得下笨功夫”。

把神留住——漫谈语文教育的回归

把神留住


——漫谈语文教育的回归


 王 春 


尊敬的各位同仁,大家好!


我发言的题目是《把神留住——漫谈语文教育的回归》。在冯骥才的小说《神鞭》中,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傻二的老祖宗练成了一套绝艺叫问心拳,但是练这门功夫一定要剃光头,清军入关后,规定男人必须留辫子。这一变革绝了傻二家的武艺。逼得傻二的老祖宗把功夫改用在辫子上,于是创出了一门奇绝独异的辫子功。传到傻二这一代,辫子功已经出神入化,神鞭的名声响震津门。转眼到了民国,当局不让男人留辫子,为了躲避仇家,傻二隐遁江湖从此杳如黄鹤,音讯全无。几年后北伐军里出了一位剃光头的双枪神射手,枪法纯熟,神鬼莫测,而只有当年的仇家才知道他究竟是谁。他在小说中留下了一句话,叫做“鞭不在了,神还留着!”这个的故事让我职业敏感地想到了语文教育的回归。什么才是真正的回归?真正的回归就是对传统文化精神的实践和发扬


现代语文教育从诞生到掀起回归浪潮都与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进程紧密相关。所以我们探讨语文教育的回归,就一定要结合对现代化进程的反思来进行。有学者曾言“中国的现代化进程是被诅咒的!”因为国人迫于救亡的压力,才步履维艰又情非得以地走上了全盘西化的现代化的坎坷历程。现代意义上的“语文教育”应运而生,成为了得风气之先的时代的急先锋。但由于存在文化基因的差异和历史的局限性,中国的现代化只有反侵略的底线公正的意义,而不具有更高的道德意义。所以当反侵略的历史使命完成之后,中华民族并没有就此彻底摆脱阴霾。当我们还在埋头苦干、努力西化的时候,一抬头突然发现世界的风向已转。在以文明为单位划分国家属性的新的世界格局中,我们已经找不到自己的文明定位和文化属性。美利坚的民族精神体现在基督新教及其思想学说中,俄罗斯的民族精神体现在东正教及其思想学说中,他们在实现了现代化的同时以确定的文化自我干预世界,横指众生。而中华民族的根本义理价值在百年间被屡次打倒,礼崩乐坏,学绝道丧,在文明定位中顿感失语。中国突然成为了没有文明属性、文化身份与文化方向的国家。这是我们在现代化进程中的第一个始料不及。


祸不单行,现代化对于一个丧失了精神信仰、出现价值真空的民族无异于泰阿倒持。现代化这柄双刃剑客观上已经在不舍昼夜地腐蚀着中国人的人性并败坏着中国人的民族精神。在中国的政治、经济、文化、教育、医疗等各个领域都普遍存在着严重的腐败现象,似乎道德和操守早已与世长辞。当中国人面对信仰危机,价值真空,顿足捶胸,渴望回归文化母体之时,当年屡为急先锋的现代语文教育自然被看成了“误尽苍生”的元凶巨恶。恰如当年的现代语文教育横空出世,一百年后语文教育的回归也可谓是临危受命!可以说中华民族时至今日同样没有摆脱“最危险的时候”,所以我们从前贤手里接过的担子依然沉重!语文教育的回归决不应该变成一次单纯的教材和标准化考试的改革,应当成为接续民族文化的香火,修复民族精神的长城,为古老的民族找回久违的文化自信和道德信仰的一项伟大工程!所以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做不好这件最基础但又最伟大的工作!


当然,语文教育的回归不可能如汤沃雪,一蹴而就。必定是一个曲折而漫长的过程。所以我们力图回归,不能求速胜,不能取浮躁,不能追求短期效应。回归传统不能取貌遗神而应该得鱼忘筌。强调回归,不是为了否定西方与现当代,而是回归对传统精神的正确阐释,回归对传统经典的系统解读,回归对传统文化的温情与敬意。


作为一名语文教师我们要为语文教育的回归做些什么?我想了解和熟知传统是当务之急!也就是要分清楚什么是筌,什么是鱼。否则何谈取舍,何谈回归?还是让我们坐下来从先秦开始认真读一读经典吧!这是我们这些普通的语文教师力所能及的也是最有意义的工作!


“万山不许一溪奔,拦得溪声日夜喧。待到前头山脚尽,堂堂小溪出前村!”百年语文教育历程,虽然命途多舛,但传至今天,还是要看我们来登世界的台,唱中国的戏!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