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春:卜筮文化视阈下的《<诗经>两首》抒情特色新论

卜筮文化视阈下的《<诗经>两首》抒情特色新论

王    春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130021

(文章发表于《中学语文教学》2016年6期)

人教版高中教材所选《<诗经>两首》包括《氓》和《采薇》两篇。两篇中都存有卜筮文化的元素,实为理解两首诗抒情达意的关键。世易时移,卜筮这一先秦时代社会生活的重要元素如今已经退居现代文明社会的文化边缘地位。今人阅读这两首古诗时,对诗中借由卜筮活动所传达的情感往往忽视。而此种手法恰恰又是把握两首诗抒情特色的关键所在。

《氓》中“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两句实则是弃妇对氓的最有力的控诉。“尔卜尔筮,体无咎言。以尔车来,以我贿迁”四句,涉及古代成婚“六礼”中的纳吉、亲迎之礼。古人成婚须完成纳彩、问名、纳吉、纳征、请期、亲迎等“六礼”。其中纳吉是男方询问女方名姓后占卜婚姻吉凶之礼,如果占卜得到吉兆,则报与女方知晓,并送上彩礼。问题就出在纳吉这个环节。《国语·晋语》:“爱疑,决之以卜筮。”[1]卜是指用龟甲占卜,筮是指蓍草和《周易》占卜。周代时虽卜筮并用,但重卜轻筮。清代皮锡瑞《经学通论》中《论筮易之法今人以钱代蓍亦古法之遗》一文说:“《汉书·艺文志》蓍龟十五家,龟有龟书五十二卷,夏龟二十六卷,南龟书二十八卷,巨龟书三十六卷,杂龟十六卷,凡五家。蓍止有蓍书二十八卷,一家。盖重龟而轻蓍。”“《史记·日者列传》专言卜。云太卜之起,自汉兴而有。是古重卜轻蓍之证。”[2]既然重卜轻筮,往往从卜不从筮。古人以为卜筮结果不同时,从筮不吉。《左传·僖公四年》中记载了一个著名的故事:“初,晋献公欲以骊姬为夫人,卜之不吉,筮之吉,公从筮。卜人曰:‘筮短龟长,不如从长。’”[3]晋献公征服了骊部,准备立骊姬为国君夫人。占卜的结果是不吉,晋献公不死心,又采用了筮的方式,终于得到了吉利的预测结果来安慰自己。专门负责占卜的人劝说他要依从占卜的结果,晋献公不听,终于酿成了晋国的内乱,导致重耳流亡十九年。《左传》记载这段故事,把晋献公当成反面教材,有警策后人之意。透过这则材料我们可以看出古人重卜轻筮的观念根深蒂固。“体无咎言”四字中言是助词,体指卦象,无咎是卦辞。所谓卦象、卦辞是专指筮占的结果,与龟卜无关。“尔卜尔筮,体无咎言”连在一起看,就是氓在纳吉时先卜后筮,才得到无咎的卦辞,也就是吉利的结果。言外之意是先采用龟卜得到的结果一定是不吉的,否则就不必再采用筮占。氓毫不负责的采纳筮占的吉利卦辞,对上天示警置若罔闻,强行推进婚礼的进程,重演了晋献公的故事,所不同的是这场悲剧以女子被抛弃而告终。结合先秦时代的卜筮文化背景,我们就不难理解,弃妇在叙述这段故事时其内心是愤恨已极的,罪莫大于欺天,此处弃妇的控诉掀起了全诗的第一个情感波澜。氓欺天在前,负心在后,故全诗最后一章中的弃妇的决绝正是与第一道情感波澜呼应的最后一道情感波澜。若略去诗歌产生的卜筮文化背景,则易忽视其抒情特色。

《采薇》前三章都从“采薇”问卜着笔,生动地刻画出了戍边战士迷惘、矛盾的心理。

    薇,虽为野豌豆苗,但在先秦时代是经常用来祭祀的植物,《仪礼·士虞礼》就有“铏芼,用苦,若薇,有滑”[4]的记载,意为把用肉汁煮过的苦荼或薇菜盛在铏内作为祭祀的贡品。采薇祭祀的传统在后世得到延续,三国时陆玑撰写的《毛诗草木虫鱼疏》中也有“今官园种之,以供宗庙祭祀”[5]的记载。可见薇在先秦两汉时代被赋予了一定的神秘色彩。古人筮占主要使用蓍草,并赋予蓍草神秘色彩。在缺少蓍草的情况下可以用薇草替代。朱熹在《诗集传》中认为采薇是为了充饥,并认为描写士兵食不果腹能更好地表现战斗生活的艰苦。但此种看法无法解释继之而来的“曰归曰归”四字。谁在“曰归”呢?依句子判断,似乎是采薇的战士嚷着要回家。《三国演义》中曹操借由扰乱军心的罪名杀死杨修的“鸡肋事件”足以说明在军中散布思归、反战情绪是十分危险的。采薇的战士也不可能在战场上一年到头喊着要回家。其实“曰归曰归”正是紧承前文战地采薇占卜而来,“曰归曰归”是先秦时代占卜卜辞的习惯表达方式。

先秦时代,占卜方式纷杂,且彼此多有影响。除了龟卜和筮占外,著名的诗篇《离骚》中就写到了一种叫做筳篿的占卜方式。“索藑茅以筳篿兮,命灵氛为余占之。曰:‘两美其必合兮,孰信修而慕之?思九州之博大兮,岂唯是其有女?’曰:‘勉远逝而无狐疑兮,孰求美而释女?何所独无芳草兮,尔何怀乎故宇?世幽昧以昡曜兮,孰云察余之善恶?民好恶其不同兮,惟此党人其独异。户服艾以盈要兮,谓幽兰其不可佩。览察草木其犹未得兮,岂珵美之能当?苏粪壤以充帏兮,谓申椒其不芳。’”[6]在《离骚》中灵氛为诗人用藑茅来占卜,之后出现的两处曰字,据文意都应是占卜所得到的卜辞,当然诗人在创作时是进行了必要的文学化处理的。当代著名学者李零在《中国方术正考》一书中对出土的战国文献包山楚简中的占卜竹简的卜辞格式进行了归纳。“楚简的占卜之辞是分为两种,……我们不妨把前者叫‘初占’、后者叫‘习占’。”[7]楚简占卜辞分为“初占”和“习占”两个部分,实际上就是占卜两次所得结果。正好与《离骚》的筳篿卜辞格式相印证。也对我们理解《采薇》中的“曰归曰归”一句提供了间接支持。

同属《小雅》的《杕杜》可以和《采薇》互为表里,彼此印证。“陟彼北山,言采其杞。王事靡盬,忧我父母。檀车幝幝,四牡痯痯,征夫不远!匪载匪来,忧心孔疚。斯逝不至,而多为恤。卜筮偕止,会言近止,征夫迩止。”[8]诗中男子到前线打仗,因“王事靡盬”迟迟未归,其妻在家焦急已极,又是求卜又是问筮。幸好求卜问筮结果一致,都说丈夫回家指日可待,远征的人离乡已近就要归来。虽然现实是“匪载匪来,忧心孔疚。斯逝不至,而多为恤”,有太多“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惆怅,但卜筮毕竟给人留下了一个美好的希望,来作为继续生活下去的精神支撑。生活中无计可施、徒呼奈何的人往往会寻求终极关怀,求卜问筮是常见的方式。《采薇》中战士在战场上每天面对着随时降临的死亡和屠戮,必定承受着巨大的精神压力。由于卜筮是当时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重要内容之一,战士们透过卜筮来寻求冥冥中神灵的终极关怀,是自然而然的,顺理成章的。卜筮的结果“曰归曰归”是令人宽慰、喜悦的,但是现实是冰冷的。已到年终岁末还迟迟不见撤军回家的苗头,内心当然是焦虑不堪的。诗歌结尾一章在内容上是对开篇采薇问卜的回应,在情感上是对诗歌感情的深化。“曰归曰归”的卜辞终于变成了现实,但饱经战争摧残的士兵内心只有悲哀,却没有喜悦。虽然活着回来了,但一切却似乎并不值得庆贺。战争对士兵身心的摧残以及对士兵战后生活的消极影响是难以消弭的,也是他人无法补救和分担的。战争中的正义感和自豪感都是短暂的幻象,对于参加战争的人来说,战场上没有真正的胜利者,所有人的宿命都是永远被战争的痛苦俘获。

这首诗以求卜问筮并得到吉利的卜辞开篇,透过写战士内心的苦闷和残存的希望来表现战士内心的痛苦。继而描写战争中的正义感、自豪感、袍泽情,多元而真实的战斗生活的描写,在体现了战争带给战士的复杂情绪的同时,恰恰衬托出了战争生活的苦闷和单调。最终通过对战士归途中内心难以言说的苦痛的描写作结,深化了诗歌厌战反战的主题。卜筮内容的运用恰恰是全诗谋篇、立意、抒情的关键所在。

还原卜筮文化元素后,再来审视<诗经>两首》,我们不难发现,两首诗均借由带有特定内涵的卜筮来制造感情的波澜,形成自然而深沉的抒情特色。若忽视卜筮文化元素,则诗歌的抒情特色黯淡许多。

 

参考文献:

[1]徐元诰国语集解[M].北京:中华书局2002268.

[2]皮锡瑞经学通论[M].北京:商务印书馆193345.

[3]阮元十三经注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793.

[4]阮元十三经注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1171.

[5]陆玑毛诗草木鸟兽虫鱼疏[M]丛书集成本13.

[6]黄灵庚楚辞章句疏证[M].北京:中华书局2007426439.

[7]李零中国方术正考[M].北京:中华书局2006219.

[8]]阮元十三经注疏[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7416.

王 春 李跃庭:《窦娥冤》疑难词语释义

 《窦娥冤疑难词语释义

王  春 李跃庭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137200

        (此文发表于《语文教学通讯》(高中版)2016年4期

《窦娥冤》是人教版高中语文教材中教学难度较大的课文。最大的难点在于语言障碍。师生在阅读剧本时对其中大量运用的元代市语颇感茫然。所谓市语,即市井小民的口头语言。元杂剧的观众主要是市井小民,剧作家创作时自然要选用观众都听得懂的语言来写。但这种运用古代口语创作的作品对当今的读者来说是有相当的阅读难度的。读起来似懂非懂,自然难以细味文本之妙。欲知文本之妙,先须熟读文本,而疑难词语释义无疑是走进文本的第一步。笔者认为语文教学应当追求深度,但语文教学的深度绝非过度阐释,更非穿凿附会,深度语文教学的旨归是避免以今律古的误读,找到文本固有的深度和美感。故将备课、教学过程中的疑问和翻检专书所获点滴罗列于下,如有可取,可免去同行翻查之劳;如有舛误,亦能得方家教正。

 

1.《窦娥冤》一课“楔子”中有两句话表述相似:“看觑女孩儿咱”“就做到亲女儿一般看承他”,这两句中“看觑”“看承”常用词典中都没有解释,是否都理解成“看待,照料”?

明确:

    看觑,有看顾;照料之意。《新编五代史平话·梁史上》:朱温便将那张占所赠金银,付与丈人燕孔目:权为看妻子,三年却来相取。’” 金董解元 《西厢记诸宫调》卷五:可怜我四海无家独自,怕得工夫肯略来看我么?《初刻拍案惊奇》卷三四:小庵虽则贫寒,靠着施主们看,身衣口食,不致淡泊,妈妈不必心。”上述书证中看觑都是照顾、照料之意。

    看承,有看待、对待与护持、照顾两义。传统京剧《罗成叫关》中罗成临终在战场上给秦琼留下血书,托付后事,就有一句戏文“三岁罗通你看承”,看承就是护持、照顾的意思,袭用了昆曲中的宋元市语。《窦娥冤》中“就做到亲女儿一般看承他”,则看待、照顾两义均可。

 

2. 楔子中【仙吕】【赏花时】中有一句“因此上割舍得亲儿在两处分”中的“上”字如何理解?还有“又不知归期定准”的“定准”该如何理解?

明确:

    上,助词,无实际意义。京剧传统剧目中仍保留了上字作为衬字的用法。如《打登州》“因此上发配到登州”,戏文中如无上字也不影响语义。

    定准,一定的规律可以凭信的准确性。“又不知归期定准”的“定准”即是可靠的意思。元郑光祖《倩女离魂》第三折:则兀那龟儿卦无定,枉央及,喜珠儿难凭信,灵鹊儿不诚实,灯花儿何太喜”意为龟卜打卦都不准,连累了(一种被古人认为会报喜的蜘蛛)、喜鹊、灯花报喜也不被我轻易相信。定准,就是可信、可靠的事物。

 

3.“楔子”的最后一行,“跟着老身前后执料去来”,这一句中的“去来”,“来”字如何理解?它和《琵琶行》“去来江口守空船”中的“去来”一样吗?

明确:

    “跟着老身前后执料去来”中的“来”是句末语气词,相当于“咧”。“去来江口守空船”中的“去来”的“来”则意为某一段时间以后,如唐杜荀鹤《山中寡妇》:“桑柘废来犹纳税,田园荒后尚征苗。”此句中“来”、“后”相对,意义相同。人教版教材对《琵琶行》中“去来”的注释是:“走了以后”,完全正确。

 

4.“你敢是不肯,故意将钱钞哄我”一句中“敢是”、“将”二字如何理解?

明确:

    敢是:莫非大概是。元无名氏《陈州粜米》第二折:这老子怎么瞅我那一眼,敢是见那个告状的人来。”“敢是”意为大概是。《二刻拍案惊奇》卷二一:从来做公人的捉贼放贼,敢是有弊在里头?《老残游记》第十四回:大哥这两天没见,敢是在庄子上么?”两条书证中“敢是”都是莫非的意思,表反问。

    将,除了有“持、取、拿”义项外,还有“赠送”的意思。《周礼·春官·大史》:“及将之日,执书以王。”郑玄注:“将,送也。”贾公彦疏:“至此得朝觐之时,则有三享之礼送也。”《窦娥冤》中前文蔡婆婆说:“待我回家,多备些钱财相谢。”按此,“赠送”似乎更恰当。

 

5.“在城有个蔡婆婆”、“老身姓蔡,在城人氏”,两句中的“在城”是翻译成“本城”吗?

明确:

    在城,在元曲中指本城。元高安道皮匠说谎偶题起老成靴脚人人道好个个称奇若要做四缝磕瓜头除是南街小王皮快做能裁着脚中穿在城第一。”“在城第一”就是本城第一。

 

6.“媳妇儿守寡,又早三个年头”,“早”如何理解?

明确:

    “早”是副词,表时间,相当于已经。宋秦观《阮郎归》:“日长早被酒禁持,那堪更别离。”“早被”就是“已被”,“那堪”在宋词中并非“不堪”,而是“兼之”之意。人教版教材中有柳永《雨霖铃》“多情自古伤离别,更那堪冷落清秋节”,“那堪”就是“兼之”之意。

 

7.【仙吕】【点绛唇】中“怕不待和天瘦”一句,如何翻译较为合适?

明确:

    怕不待:岂不;难道不。元王实甫《西厢记》第四本第三折:眼面前茶饭怕不待要吃,恨塞满愁肠胃。元石君宝《秋胡戏妻》第折:怕不待要请太医看脉息”。元刘庭信《新水令·春恨》套曲:打迭起愁怀,怕不待心耐。闷日月难捱,我则怕青春不再来。”上引例证中“怕不待”都是“难道不”的意思。“怕不待”亦作 怕不大 怕不道

    和:介词,相当于“连……,连……也”,起到提前宾语或强调主语的作用。宋秦观《阮郎归》:“衡阳犹有雁传书,郴阳和雁无。”即是愁怨那郴州连传书的秋雁也没有,诗人空叹有书难托。

    “天若是知我情由,怕不待和天瘦”可译为:“老天如果知晓我的情况,岂不是连老天也会因悲愁而消瘦?”

 

8. 第一折【仙吕】【一半儿】有一句“为甚么泪漫漫不住点儿流”一句如何翻译?

明确:

    漫漫,,多。点,节奏,节拍。也指有一定间歇、节奏的活动。“不住点儿”的意思是不停歇。全句可译为:“为什么无穷泪水不停歇地流?”

 

9.“亏了一个张老并他儿子张驴儿,救得我性命”一句中的“并”如何翻译为好?

明确:

并,介词,连,同,与。传统京剧《打登州》戏文中有“一非是响马并贼寇”,戏文中并字就是延续了元曲中的常见用法,理解为与、同。

 

10. 第一折【仙吕】【后庭花】“可不道到中年万事休”一句中“可不道”如何理解?

明确:

    可不道:岂不闻,岂不知。元孟汉卿《魔合罗》第四折:可不道一言既出,便有马难追!已招伏,怎改易,要承抵。明康海《代友人官邸书怀》套曲:可不道官清法正自无清李渔《蜃中楼·献寿》:可不道江山虽改,秉性犹存”例句中“可不道”都是“岂不闻岂不知”之意。

 

11. 第一折【仙吕】【赚煞】中尾句“兀的不是俺没丈夫的妇女下场头”中的“头”如何理解?

明确:

    头,是后缀,无实在意义。

 

12.“何尝怕人告发,关了一日店门?”如何理解?

明确:

    何尝:亦作何甞。亦作何常。用反问的语气表示未曾或并不。《史记·日者列传》:自古受命而王,王者之兴何尝不以卜筮决天命哉!宋苏轼《登常山绝顶广丽亭》诗:何甞有此乐,将去復徘徊。《西游记》第二七回:“行者道:弟子亦颇殷勤,何常懒惰?’”三例中的何尝都是用在反问语境中,都是未曾的意思。“何尝怕人告发,关了一日店门?”意思是不怕人告发,没关过店门。为后文赛胡医行凶及卖毒药做铺垫。

 

13.“争些撚断脊筋”中的“争些”该如何理解?

明确:

    争些:差一点几乎。 宋辛弃疾 《江神子·博山道中书王氏壁》词:雪后疏梅,时见两三花。比着桃源溪上路,风景好,不争些。”意为风景一点不差。元关汉卿《窦娥冤》第一折:婆婆,争些勒杀了。”意为差点勒死了。《西游记》第二一回:碧天振动斗牛宫 ,争些刮倒森罗殿。”意为差点刮倒森罗宝殿。清孔尚任《桃花扇·入道》:福有因,祸怎逃,只争些来迟到早。”意为只不过是来得迟或来得早这一点区别。

 

14.“可不晦气”,这一句中的“可”,是否翻译为“岂,哪”?

明确:

    可,表强调,相当于“真,确实”,不,没有实在意义。

 

15. 【南吕】【梁州第七】中的“亏杀前人在那里”中的“亏杀”如何理解?“说的来藏头盖脚多伶俐”,这一句如何翻译?“妇人家直恁的无仁义”一句中的“直”如何理解?

明确:

    亏杀,此处犹难为金元好问《雪行图》诗:骑驴亏杀吟诗客,到处相逢是雪中。”意为雪中行进艰难,难为了骑驴吟诗的人。明高明《琵琶记·代尝汤药》:媳妇,我死也不妨,只怨孩儿不在家,亏杀了你。”“亏杀了你”就是难为了你。

    藏头盖脚,说起来把不好的都遮掩了,专挑好的说。伶俐,有轻巧的意思。全句的意思就是捡好的说来倒是轻巧。

    直,竟然。

 

16.【斗蛤蟆】中第一句“空悲戚,没理会”的“理会”如何理解

明确:

理会:主意;办法。元纪君祥 《赵氏孤儿》第四:“只等孩儿到来,自有个理会。《水浒传》第十三回:夫人不必挂心,世杰自有理会。《醒世恒言·蔡瑞虹忍辱报仇》:瑞虹又不则声。朱源到没个理会,只得自斟自饮。”有理会是有主意,没理会就是没主意。

一事能狂便少年 ——记退而不休的吴同和先生

一事能狂便少年

——记退而不休的吴同和先生

东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 王 春

(《教师博览》2016年4期) 

75岁的吴同和先生还是一个年轻人。能证明其“少年得意”的,有近乎优秀的体检报告、偶试身手的篮球运动、经常刷新的微信“朋友圈”、蒙了“不白之冤”的满头黑发,以及每年刊发在高校学报的学术文章、新近主编出版的《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等等。

我和年轻的吴先生素未谋面,但却是相知甚深的老朋友了。

2012年年底,写了一首《寄永州吴同和先生》来纪念我们的文字交往:“一网神交引忘年,文通塞北与江南。毗耶佛事征摩诘,苏子阳谋话羽仙。袖纳龙蛇天地小,心追韩柳洞庭宽。汀兰岸芷芳今古,赖有骚人笔胜椽。”以诗寄情,于我而言,本非藏拙之道,之所以不冷静,且搜索枯肠极尽钉铰打油之能,皆因“老夫聊发少年狂,斧斤意欲到班门”之故耳!

我与吴先生的交往全赖“千里传音”之术,网络和电话等现代工具完全证明了“德不孤,必有邻”是古今不变的大道理,“中华语文网”的博客平台则是我们交流的主要场所。吴先生《品竹间新茶,悟法师禅意——<巽上人以竹间自采新茶见赠酬之以诗>注评》一文,对柳宗元诗作探微阐幽;不才曾就“犹同甘露饭,佛事薰毗耶”一句注释与先生交流自己的一点浅见,以为“佛事薰毗耶”一句采《维摩诘经》中典故。释迦牟尼于毗耶城说法时,维摩诘称病不去,释迦派文殊师利前往问疾。文殊师利问维摩诘:“何等是菩萨入不二法门?”维摩诘默然不对。文殊师利叹曰:“乃至无有文字语言,是真入不二法门。”古典诗文中,多把这个佛教故事当做杜口不言而深得妙谛的典故。诗佛事薰毗耶一句欲表达禅茶一味,妙不可言之意。不想些小见识竟得到吴老的高度赞扬,且多次对人提及此事,勉励之情,令人感动。鄙文《苏子的阳谋——重读<赤壁赋>》(《中学语文教学》20122期)也曾得到先生教正。吴先生以为文中谈及“望美人兮天一方”,过多罗列楚辞“美人”用法分类,破坏了文章整体的美感。当时我的确未能完全理解先生意见,近来整理资料,重新看这篇文章,方悟“可去可留终可弃”的道理。曹操曾感慨杨修的智慧甩开自己三十里,我与吴先生的智慧差距,又何可以道里计呢?

承蒙先生爱重,曾将其父吴荫寿先生诗集稿本见赠,遂有缘得窥先生家学渊源。先贤吴荫寿公幼承旧学,学识渊博,道德文章,名震楚南。作为哲嗣,同和先生发扬蹈厉,光大家学,身兼中学语文特级教师与大学客座教授之荣衔,遂谱父子相继为湘南两代名师之佳话矣!

文人相重,自古皆然。2010年,吴先生年届古稀,作七律《自嘲》,师友得之,与唱和者,凡50余人。披阅诸教授学者酬答,欣喜非常。以我所见,五律当推尚永亮先生诗作高妙,古体则以张京华教授创制典雅。

尚永亮教授是教育部长江学者、武汉大学博导、中国柳宗元学会会长,与吴先生多有交往。获《自嘲》,乃撰五律,贺先生七十寿诞。

同和先生钧鉴:

独居海外,得书增喜。先生古稀之年,又逢龙蛇之岁,心康体健,文情如海,可喜可贺。本拟次韵一首,惟原玉入群出群,不才难以追步,故转八齐韵,五言八句奉上,并以志感云。

涛翻东海阔,叶舞远山低。

电路传千里,吴公逢古稀。

龙蛇大气象,文胆小天梯。

麾手忘年辈,白云五岭西。

尚永亮教授师承霍松林先生,是唐代文学研究重镇。五律求精简,讲求凌空蹈虚的境界,最具唐代气质的诗歌体裁。参详尚教授五律,既能体会其对唐代文学领会之高妙,也能见出吴尚二先生的春树暮云之情。

张京华教授,吴先生之挚友。一位学富五车的大学者、不慕荣利的大名士。他于1983年在北京大学历史学系本科毕业后留校,1993年破格被评为北京大学中国政治思想史方向副教授。张教授不为名利所累,率性自然,潇洒通脱。为研究中原文化而设帐洛阳,慕潇湘夜雨以布道永州。在文学、史学、哲学等领域均有重要成果,受到著名学者李学勤、郑光等学界前辈盛赞。他甘守清贫,醉心学术,被称为永州一愚,湖湘师表;这位传奇人物、受聘湖南科技学院教授的大家,亦赋诗酬唱:

云将已过扶摇枝,人间忽传乡饮酒。

昨日读书至泰伯,今逢孟氏令食肉。

东君东皇为九歌,句越句吴同其久。

谁见天一端然居,纷纭群星拱北斗。

止止吉祥虚生白,止于至善德可友。

此等儒雅彬彬,信有遗味之作,非大腕力者而不可为也!

余光中《朋友四型》,将朋友分成“高级而有趣”“高级而无趣”“低级而有趣”“低级而无趣”等四种境界。仅赏读50余首唱和,便可以窥得吴先生的朋友多属第一境界,纵使有些不甚有趣的,也都在高级之列。其实朋友圈就是一个人情趣品位的直观体现,五湖四海的诗友鸿儒对吴先生最为称颂之处,就在于他有“阐旧邦以辅新命”的人生志趣啊!

吴先生致力于阐扬乡邦文化有年,在柳宗元研究和九嶷山舜文化研究方面成果斐然。据我有限之见,吴先生在柳子研究领域所作的两件事是有着深远意义的:一是本世纪初策划并组织声震三湘的高规格的“柳宗元诗文教学研讨会”,一是2015年与山西马重阳教授联袂主编出版了《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于后者,尚永亮教授点评:“……其于柳氏及其著述,实具发明阐扬之功;而于当今治柳学者,更饶集成借镜之效。”

中学语文教育对社会的影响力是不可低估的,一篇文章进入中学语文教材,意味着它将拥有数以亿计的读者;但如何让阅读真正走向审美,这就是一个极具意义的大问题了,尤其在一个问题乘以数亿这个基数之后。中学语文教学活动不应该是“技术”而应该是“艺术”,如何从技术走向艺术,这个问题就非得通过教学实践研究不可,舍此别无他途。对于中学语文教学,很多大学教授是意甚轻之的,往往站在门外指指点点,足快言论,对解决问题却无甚助益。当然,隔行如隔山,包教不包会的大学教师难以理解被要求包教包会的中学语文课堂还有艺术二字存焉。吴先生则不同了,既是治学专家,又是中学名师,利用地域文化资源举办主题教学研讨活动,正是其融专业学识与教育智慧于一炉的体现。这就是吴先生组织“柳宗元诗文教学研讨会”的意义之所在。

语文教育是农业而不是工业,讲究濡染熏陶,以当今社会情状而论,还必须得是绿色农业才行;在学生的心灵沃土上种下道德与文学的良种,才能在学生的未来发展中收获历久弥殷的一瓣心香。吴先生耕耘教坛多年,培养了一代代学子,也化育了几辈名师。2012年,凭借自己在中语界的影响力,力荐一青年教师参加“第二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展评”赛课活动,殷殷之意,令人动容。虽然,吴先生现在不亲临教学一线了,但他走上了更为广阔的讲台。近几年,全国各地语文教师多慕名与先生交往;对于他们,无论是谁,遇到困难,只需一条短信、一个邮件,先生都会竭尽全力帮助。“潇湘讲坛”有吴先生儒雅的身影,学术文集、高校学报、核心期刊上仍能读到吴先生最新的研究文章。其实,这些都不失为一种教育,一种精致而深沉的熏陶。

屈子曾“济沅湘而南征”“就重华而陈词”。我却一直没能赴永州拜会吴先生。2013年夏,曾赴长沙参加一次全国语文教学研讨会,本已约定好再加一鞭赶赴永州,无奈一些突发原因中断了这次“蓄谋已久”的行程。好在先有那王昌龄安慰我说“明月何曾是两乡”,后又有新近付梓的《柳宗元研究大系·晋湘篇》远渡关山,翩跹而至,稍慰此心。看来与吴先生的会面还须另待佳期了。王国维《晓步》曰:“四时可爱唯春日,一事能狂便少年。”我经常想,下次真的见面了,32岁冬烘气十足的我,要不要先拍拍吴先生这位“年轻人”的肩膀呢?

【友情链接】

吴同和(1941—),江苏兴化市人,特级教师,全国中学语文优秀教师,湖南省永州市历史文化研究会常务理事,永州市柳宗元研究学会常务理事,永州市文学艺术评论家协会理事,湖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湖南省舜文化学会理事,舜文化研究基地特聘研究员,湖南科技学院客座教授。

中华语文网博客:http://blog.zhyww.cn/u/116882/index.html

王春:旅台绝句五首

           旅台感怀

山海风云入鬓斑,西窗夜雨冷台湾。

吴祠楚赋今犹在,青史何容一笔删。

 

    游台南赤坎楼延平郡王祠有怀

普鲁遮城赤坎楼,台南半壁足风流。

延平祠庙空千古,潮自喧嚣岸自幽。

注:葡萄牙人占领台南时称“普鲁民遮城”。郑成功收复台湾,开府治民。

 

      游中台禅寺二首

金刚般若世上珍,杨柳依依未见春。

早向渐成寻顿悟,须弥座下解兰因。

非释非玄近散儒,侈谈私许灌醍醐。

爱读妙法莲花卷,只是参禅近野狐。

 

   题台湾太鲁阁步道

太鲁阁高欲扫霓,西来步道断天梯。

七十万众同挥泪,今日独听立雾溪。

注:太鲁阁是台湾土著语taluko的音译,意为“伟大的山脉”。蒋经国曾令七十万来自大陆的国民党老兵开凿太鲁阁公路。立雾溪是太鲁阁山中的最主要水系。

备份:我的2015

备份:我的2015

编辑删除转载2016-03-07 15:14:41

1.2015年6月20日,出席2015年中国著名高中学科建设协作组织高考研讨会并作专题讲座。

2.2015年7月20日,出席第五届“圣陶杯”全国中青年教师课堂教学大赛,执教《重读

<雨霖铃>》,获一等奖。

3.2015年9月18日,出席2015年东北师范大学教师教育实验区高中语文“同课异构”鞍山一中现场会,执教《归去来兮辞》。

4.2015年10月15日,为省培计划(2015)“一线优秀教师课堂教学技能提升”培训(语文)活动执教观摩课《小狗包弟》。

5.2015年10月18日,为参加省培计划(2015)“一线优秀教师课堂教学技能提升”培训(语文)活动的来自全省的50余位一线优秀语文教师作了“青年教师专业发展的案例研究”的专题报告。

6.2015年11月17日,做客吉林广播电台FM100.1综合资讯广播,谈“语文之美”。

7.2015年12月11日,出席长春市高中语文第一名师工作室研讨会,做了题为“微课是好的语文课吗?”的专题报告。 

东师附中赋

东师附中赋


 


    国基肇立,百业待荣;塞北春城,诞我附中。发扬蹈厉,明德乃馨;鹏抟虎变,四海扬名。六十五载,沂水雩风;九千万仞,凤翥龙腾。筚路发轫,允公允能;灯传绛帐,克敬克诚。道义相期,如琢如磨;气象宏开,维新维明。金声玉振,其鸣肃雍;黉宫雄峙,曲演大成。


    百年树人,常秉科学理念;一力开山,恒须探索精神。品鉴优美,追求崇高,道融中西之妙旨;勇开风气,兼容并包,胸怀今古之博通。教育之理想即为理想之教育,人生其境界实乃境界其人生。为学生一生奠基,铎音远振;对民族未来负责,陶铸方成。学求博深,志存高远。千钧一字,五内永铭。巍巍乎,我附中学子!视通中外,胸藏古今;物格生化,数演天人;语妙辞修,文雄韵雅;袖底吞霓,笔下生花;领关山之文脉,壮豪气于云霞。四海擎天,有吾一臂;厚德载物,自强何息!此则附中之大美,而国族之菁华也!


    琅琅书声既燃,青春之歌璨然。歌曰:街号长庆,路称自由;文昌所系,龙光斗牛;一花五瓣,香绽神州;曲未有终,更上层楼!


    岁在乙未季夏   语文组孙立权、王春 合撰    


 


注释:


东师附中创建于新中国成立之初的1950年。


发扬蹈厉,典《礼记·乐记》发扬蹈厉,大公之志也。”比喻精神奋发,意气昂扬。


明德乃馨,典出《尚书·君陈》“至治馨香感于神明。黍稷非馨,明德惟馨。”意为美德有馨香。


沂水雩风,典出《论语·先进》:“浴乎沂,风乎舞雩。”喻教化之最高境界


允公允能,意即德才兼备。


绛帐,典出《后汉书·马融传》:“融才高博洽,为世通儒……常坐高堂,施绛纱帐,前授生徒,后列女乐,弟子以次相传,鲜有入其室者。”后因以“绛帐”为师门、讲席之敬称。


其鸣肃雍,典出《诗经·周颂·有瞽》:“喤喤厥声,肃雍和鸣,先祖是听。”形容音乐舒缓肃穆。


黉宫,古称学校为黉宫。


东师附中本部坐落长春市自由大路与长庆街交会处。


一花五瓣,典出《景德传灯录》:“吾本来兹土,传法救迷情;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本为佛教术语,指禅宗五派,故称为一花五叶。此处借指东师附中一校五部的发展格局

跋刘玉清临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

跋刘玉清临欧阳询《九成宫醴泉铭》①


唐碑宋帖晋风流,


七宝楼台起大欧。②


学我终应非似我,③


推窗放入洞庭秋。④


①刘玉清,吉林省书法家协会会员,研习欧楷有年。


②大欧,即欧阳询。启功《论述绝句(四十)》:“行人不说唐皇帝,细拓丰碑宝大欧。”


③齐白石:“学我者生,似我者死。”


④唐代画家张璪:“外师造化,中得心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