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君仙骨

知君仙骨          


文/周


 


我常以为故事不应当属于少年人,因为它往往与回忆相勾连,非要等到曲终人散,午夜梦回时,才能明白人生八苦,最苦不过意气风发过后,相聚终究不能长久,是为“求不得”。


然而或许是因为身在附中的第一场离别来得太早,让我太早领悟;又或许只是因为此刻,窗外这冷雨像极了第一次走进附中时,落在我身上的那一场:我又一次想起曾经在六班的往事,想起曾经那一位先生。现在想来,那些温暖与怀念的深浅斑驳,终究都已经成为故事,融化在岁月的肩头


当年在六班,我唯一曾经担任的算作职务的活计,就是语文课代表。然而时至今日每当我与另一位课代表宋孟璐回忆起那半年里我们作语文课代表的时光,仍然总是一半庆幸,一半抱愧。


庆幸的是我们得以遇见先生王春,抱愧的是恰因为他的照顾与包容,直到半年后我离开六班,仍然不停创造着诸如来回三次跑语文办公室查大练习卷子才能查对数目的迷糊事迹。


想来以这样不在谱上的性格,依然执着地想跟在先生之后效些手忙脚乱的犬马之劳,大多是因为目睹他才华横溢如有超尘仙骨的先生风范,倾倒折服实在无以复加方而为之。


我犹记得当年语文课上,他给我的第一次震撼是在晚课上为我们读余光中的《碧潭》,当时只觉那声音竟然与诗人的笔触一同开出花朵,对于几乎从未被现代诗感动过的我们,真如有十二柄桂桨,蓦然敲碎心中久已麻木的蒙尘琉璃。


他的课上,永远也不会少了这样的震撼与惊艳。后来又有一堂晚课,先生讲京剧,说到酣畅处,便要给我们唱上一段。我们并不懂京剧,然而彼时先生且讲且唱,各派各名家的典故信手拈来,却真像有开辟鸿蒙的仙人,在我们面前打开了一个新的世界。


那晚先生最后唱到《未央宫斩韩信》,正到最精彩处忽然忘了词,我们皆深以为憾。之后先生开校本课,许多人慕名前去,在一次上课时偶然听他唱了完整的《未央宫斩韩信》。六班人当时也有在座下者,总觉为自己没听到的同学遗憾,于是回去软磨硬泡,终于又让他在课上,为我们再唱了一次完整版。


或许之后的我们仍无法身处于流行文化中静心像先生一样做些传统文化的学问,然而这三次《未央宫斩韩信》,却定会永远留在我们心里。


先生虽才气如仙,生活中却极尽平实温和。作为课代表,先生对我和孟璐关照到几乎偏袒。大考后各班课代表们都回办公室上成绩,先生却一挥手让我们不用操心,快回家吃饭。甚至连平时上成绩,都叮嘱我们让同学们传着成绩单自己填上,免得我们活干的太多。


而我们能为他做的确乎太少,唯有每次接他上课时,听他笑眯眯又有些自豪地讲讲自己准备的这节课的安排;在晚课之后,抢着帮他送回电脑,途中两人玩心还不可收拾,屡次把他的播放器鼓捣地在寂静的走廊里大放“乡村爱情”云云。


即便是这样令人叹息的课代表,先生依然曾给予我近乎感动的惊喜。学期过半时,先生意外得到一沓生物答题卡,遂命我们每周收取大家收集的好文章集结成册,以生物答题卡作为封面,意趣实在盎然。那一次我选的是一篇颇有考据风的《熟水代茶》,课间照例去接先生时,却看见他正在满办公室的得意显摆,手上拿着文集,封面的生物答题卡上三个大字墨迹未干:代茶集。


“这是我那课代表选的文章。”我听见他如是说到,声音里都是神采飞扬。后来他似乎还解释了“代茶集”的深意,然而我一概没有听到,只是当时难以名状的温暖与感动充满了胸膛,仿佛真有熟水一盏,比茶更温润厚重,就妥帖地安放在心底的角落,氤氲热气中,有先生给予的,那无需再多言的鼓励与肯定。


半年后的最后一堂语文课前,我和孟璐知道即将面对的离别的厚重,却只是端端正正地挺着腰板,最后一次一起去接先生。到了先生座前,她到底没能忍住,欲言又止地对他说:“今天是文科生们在六班的最后一堂语文课了,意义很重大,您看安排点什么特别的内容…”


先生思忖良久:“哦,那就自习吧。”


噗嗤一声,已经酝酿好的情绪终于又荡然无存。


然而,当我们一起走进班级的那一刹那,掌声却雷动而起,经久不停。


孟璐的同桌说,这掌是大家商量好,为你们两个鼓的。


可我们究竟何德何能,能当一场没有泪水与惋惜的离别。这一切,都该是先生的功劳。


我遇先生,方知天地之广博;方知若平日倾心相交,即便离别,也并无遗憾,以至可以如庄子鼓盆而歌——他为我们打开的那扇新世界的门,终于到了由我们自己独行的那天。


 


时至今日,我虽时常会回顾、想念,却始终不觉有踽踽独行的孤单。大约便是因为,在我心里,先生依然时刻笑容可掬,愉快而得意地做着自己喜欢的,了不起的事情。如果我足够优秀,足够强大,便终究可以等到,与他殊途同归的重逢。


知君仙骨无寒暑,千载相逢犹旦暮。


20131110

《知君仙骨》有1个想法

  1. 兄台做到此种境界,不得不令人动容。有老师如此,当学生之大幸;有学生如此,为师者之大乐。[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多蒙华褒,学校征集文章编订《附中故事》,原来教过的学生撰文褒赞,留为纪念则可,未可全然当真。[/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