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神话六则解读

古代神话六则解读


本课选择的六篇神话,围绕开天辟地和重造天地这两个主题展开,故事各异,但在表现主题上具有继承性,显现了先民神话在传播过程中不断被历史化、哲学化和政治化的轨迹。


 


1.《盘古开天地》


盘古是自然大道的化身,在开天辟地的传说中蕴含了极为丰富而深刻的文化、科学和哲学等内涵。《广博物志》卷九引《五运历年纪》记载:“盘古之君,龙首蛇身,嘘为风雨,吹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死后骨节为山林,体为江海,血为淮渎,毛发为草木。”盘古的故事最早见于三国时吴国的太常卿徐整所著的《三五历纪》。其后,题为梁任昉撰的《述异记》称盘古身体化为天地各物。《五运历年纪》(不详撰成年代,一说仍为徐整所著)及《古小说钩沉》辑的《玄中记》亦有类似记载。


本则神话的第一段讲天地开辟。先民认为宇宙生成之前有一万八千年的孕化过程,当时“天地浑沌如鸡子,盘古生其中”。 此种认识属于典型的卵生神话,卵生是一种普遍的生命现象,因而卵生神话在世界各民族都普遍存在。历经了一万八千年的孕育,盘古劈开了浑沌的世界,清者不断上升,变成了天。浊者不断下降,变成了地。文中的阴阳概念是古人将先民神话进行哲学化表述的具体表现。“盘古在其中,一日九变。”盘古顶天立地与天地共同成长,成为天地之外的第三种存在,文中“神于天,圣于地”的泛政治化评价,以及“天日高一丈,地日厚一丈,盘古日长一丈”“天数极高,地数极深,盘古极长”这些语句把盘古与天地进行比较其用意都在于凸显祖先神盘古的这种与天地鼎足而三的神性。“万八千岁”是古人可以想象的时间的极限,两个“万八千岁”揭示了宇宙生成的缓慢过程。“后乃有三皇”的补述是神话传播过程中被不断进行历史化、政治化改造的具体表现。


本则神话的第二段讲化生万物。盘古的死实际上是宇宙生成过程的重要部分,上段的重点是数词,本段的重点是动词。文中用“化”“成”和十三个“为”写盘古化生人类和万物,永远与天地同在,《庄子》云:“死而不亡者寿”,盘古不死,盘古永生。


盘古开天地的故事的产生,说明人类开辟鸿蒙,人猿揖别,开始摆脱蒙昧,对宇宙起源进行思考,体现了人作为天地之间的生命体独有的“神性”。


 


2.《女娲补天》


先民在生产力水平极低的情况下,生存极度困难,但人类运用智慧勇敢而顽强的存活了下来。面对不可测的大自然,人类创造出一位母性的神明来寻求精神依赖。于是产生了女娲补天的神话。


本则神话可分为三个层次:(1)塌天大祸;(2)重整天地;(3)天下太平。


第一层(往古之时……攫老弱),这一层是故事的开端,采用烘云托月的艺术手法,交代女娲补天的背景,为塑造女娲的形象作了重要的铺垫。天崩地陷,水火无情,弱肉强食,恶劣的生态环境使“颛民”濒临绝境。“颛民”一词也暗示了塌天大祸产生的原因,即共工与颛顼争为帝的神话传说。“颛民”不能简单解释为“善良的人民”。


第二层(于是……止淫水),这一层是故事的发展和高潮,采用的以简驭繁的手法,留干删叶,笔墨凝练,多少传奇,耐人寻味。补天、立极、屠龙、退洪,将女娲勇敢果决、大无畏的形象描绘得淋漓尽致。她从容不迫,沉着应对,不知疲倦地兴利除害,使人对这位横空出世的救世女神油然而生敬意和感激。


第三层(苍天补……颛民生),这一层是故事的结局,采用戛然而止的艺术手法。用整齐划一的六个主谓短语构成一组排比句,六个动词极写天下被治理得井井有条,伟大女神为人类生存再造了升平世界的丰功伟绩不言而喻。


 


3.《精卫填海》


“精卫填海”是中国远古神话中最为有名,也是最为感人的故事之一,精卫本是炎帝的掌上明珠,私游东海遭遇风浪,溺水身亡。她愤恨大海夺去了自己的生命,发誓要填平东海,时常从西山衔来树枝和石子投到大海之中。辽阔无际的大海和力量微弱的精卫鸟之间在形体、能量上形成巨大的反差,但精卫的精神气度却可与大海争锋。“常衔”是锲而不舍精神的生动写照。全文66个字,既描写了精卫的外貌,叫声,也交代了故事的来龙去脉,更突出了她不屈的意志和与大海斗争到底的坚定信念。人们同情精卫,钦佩精卫,把它叫做“冤禽”、“誓鸟”、“志鸟”、“帝女雀”,世人常因女娃被东海波涛吞噬化成精卫鸟而叹息,更为精卫鸟衔运西山木石以填东海的顽强执著精神而抛洒热泪。后世人们也常常以“精卫填海”比喻志士仁人所从事的艰巨卓越的事业。


 


4.《刑天舞干戚》


全文仅30字,句子精短,却能使情节跌宕起伏,引人遐思,充分体现了古代汉语的魅力。“刑天与帝争神”,令人惊诧莫名,刑天何方神圣,要争夺天帝的位子?“帝断其首,葬之常羊之山。”结局惨烈,刑天就戮。“乃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操干戚以舞。” “乃”字使情节陡转,刑天并未死亡,故事也并未结束,刑天以乳为目,以脐为口,手拿干戈盾牌继续战斗。这则神话故事并非痛斥谋反而是颂扬抗争,赞颂了刑天的至死不屈、英勇强悍,乃是先民重血性的一种表现,中华民族重血性的传统在先秦体现为普世价值,宋后则彻底消弭。


刑天是神话中的断头之神,“刑天”得名还有一段公案。原本《山海经》中称作“形天”,而“刑天”之得名,为陶渊明所改,根据《太平御览》引用《陶靖节集读山海经诗》,“刑天”意为“形体夭残”,但可能传抄错误而有“刑天舞干戚”与“形夭无千岁”二说。陶渊明用“刑天”或“形夭”,千年以来不断引发学者们的争辩,北宋时曾紘表示“形夭无千岁”才是正确,但南宋时的周必大则提出反驳,认为“形夭无千岁”用在诗词上逻辑不通,故“刑天舞干戚”才是正确。清代陶澍则倾向曾紘之说。鲁迅及郭沫若认为“形夭”及“形天”则达不到此意,应该做“刑天”。孰是谁非,定评尚早。


 


5.《夸父逐日》


《夸父逐日》这篇神话全文不足40个字,但读来可谓奇之又奇。故事起笔奇崛,开端即高潮,“夸父与日逐走,入日”。这里没有交代“夸父与日逐走”的原因,给人留下无穷想象。“渴欲得饮” 四字一转,由奇转平,原来神话人物也有和凡人一样的生理需求。但接下来的12字使情节再添新奇,夸父“饮于河渭,河渭不足,北饮大泽。”一口气喝干了黄河、渭河,尚且不能解渴,还要往北方去饮干大泽之水。更为奇特的是“未至,道渴而死。”饮干河、渭,依然口渴难耐,奇中见奇。“弃其杖,化为邓林。”以奇始,以奇终,令人称奇。


故事向人们展示了夸父顽强不屈、死而不已的拼搏精神,反映了先民对了解自然、征服自然的强烈渴望。杨公骥先生认为,夸父逐日的故事有其极为深刻的寓意。它说明“只有重视时间和太阳竞走的人,才能走得快;越是走得快的人,才越感到腹中空虚,这样才能需要并接收更多的水(不妨将水当作知识的象征);也只有获得更多的水,才能和时间竞走,才能不致落后于时间”。先生这一观点收入《中国文学》一书,影响广泛。


 


6.《鲧禹治水》


本则故事分别选自《山海经·海内经》《吕氏春秋》《淮南子》。可以互为补充,又不必强求系统。鲧、禹、启的故事在先秦典籍中的记载驳杂互异,难以强求一致。但这些故事都记述了先民与远古洪水斗争中的种种利害得失,洪水神话集中反映了先民在同大自然作斗争中所积累的经验和表现出的智慧。


第一段写鲧为了止住人间水灾,而不惜盗窃天帝的息壤,引起了天帝的震怒而被杀。天帝派火神祝融在古代传说中极为阴寒的羽山杀死了鲧。他的悲惨境遇赢得了后人的同情和尊敬。鲧由于志向未竟,死不瞑目,终于破腹生禹,天帝命大禹采用“布土”之法,完成了乃父遗志。鲧禹治水,在神话中都是水神,用息壤治水、祝融杀鲧等故事是先民以土克水、以火克水等朴素的五行生克观念的表现。鲧腹生禹当与帝命禹定九州的神话联系起来看,意在强调鲧禹神话色彩,作为夏朝的先祖,有君权神授的影子。


第二段写大禹治水,公而忘私,新婚四日,便出发治水,因而江淮旧俗把辛、壬、癸、甲作为嫁娶之日。本段选自《水经·淮水注》引《吕氏春秋》,今本《吕氏春秋》不见此段。


第三段用富于神话色彩的故事讲述大禹治水的过程,并为启的诞生渲染神话色彩,故事离奇,多受古代巫术文化思维的影响。“禹治洪水,通轘辕山,化为熊。” 《左传》《述异记》《拾遗记》等典籍都记载鲧化身为黄熊之说,禹乃是鲧的化身自然也能化熊。古能、熊二字相通,能之古字与龙之古字字形极相似,黄熊之说或出自黄龙说的讹传。通字说明大禹已经转变治水方法,由堙堵变为疏导。“谓涂山氏曰:‘欲饷,闻鼓声乃来。’禹跳石,误中鼓。此处提到治水用鼓,实属先民巫术遗孑。《春秋》有云:“大水,鼓,用牲于社。”古人祈求神灵退却洪水必定擂鼓祭祀。“涂山氏往,见禹方作熊,惭而去,至嵩山下,化为石,方生启。禹曰:‘归我子!’石破北方而启生。” 典籍中有一种说法认为大禹乃是石头所生。《淮南子·修务训》:“禹生于石”,《随巢子》:“禹产于昆石”。另一种说法据《遁甲开山图》所述,禹是其母女狄“得石子如珠,爱而吞之”,感石受孕而生的。这两种说法,一种是由石头生的,一种是感石头生的,都与对灵石的生殖崇拜有关。“禹生于石”和“石破北方而生启”的神话,是我们从史籍记载中所能得到的人类关于石头具有生殖力和生殖功能的观念的最早的信息。禹为石生,启亦石生,意在表达禹、启一脉相承,均有离奇的诞生神话,就政治意义而言,这则神话意在强调夏的开国之君是天命所归,暗示君权神授。从文化人类学角度来说,石头具有生殖的功能,是先民万物有灵论世界观衍生出来的一种象征的观念。先民最先居住在洞穴里,自然认为人是从山洞里生出来的。先民不自觉地赋予了石头以生殖的功能,认为人类的先祖是石头生的,继而又逐渐赋予某些石头以生殖神祗的职能,于是便出现了灵石信仰、神石信仰等石头崇拜。石头生启,正是这种灵石崇拜习俗的生动演绎。本段选自东汉班固《汉书·武帝本纪》颜师古注引《淮南子》,今本《淮南子》无此段。


 


《古代神话六则解读》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