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学问须贵浅

今日学问须贵浅


 


             精神到处文章老,学问深时意气平。学问一途,当求致广大而尽精微。诚如黄侃先生所论:“学问当以千载为心,四海为量,以高明广大为贵。”然而学问尚精深于今世或恐不然。


       几日前陪同聊城大学美术学院向彬教授拜访著名学者、书法家、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博士生导师丛文俊先生。丛先生俯仰古今,侃侃而谈,尤于当今学界浮泛的风气痛下针砭。丛先生说当今的学者做学问,大都东抄西抄,哗众取宠,学问做的浅一点的那还算好的。丛先生的一番言论,振聋发聩,久久难忘。近日读到已故吉林大学古籍研究所的前辈大家金景芳先生的治学规矩,方领会丛先生的高论实在另有一层境界。


       金景芳先生在《易通》的序言中提到自己治学的戒条“不立异。凡所论述,力求惬心当理,绝不矫诬立异,以‘哗众取宠’。不炫博。征引以足资佐证为度;凡离奇之说,近似之见,谬悠之谈,一概摒弃。贵平实。去取矜慎,以理之确凿有据,至当不易者为贵,不以平凡浅近为羞。”真学问不避平凡浅近,学问非要做到乱花渐欲迷人眼则多半是弄巧藏拙的手段,也总会与社会的名利扰攘相通。另想起一则学林典故,以胡适为代表的一批学者曾笑话陈寅恪的文章有学问无文采,后据程千帆先生回忆陈寅恪先生的一番话,解开了这一谜底。陈先生说他的文章牺牲了一点文采写的平时一点,完全是为了学术的科学严谨。想来陈寅恪为王国维所作纪念碑文及《寒柳堂诗集》数卷是何等的气概与词采!然而学问一途,大巧若拙,实事求是,洗尽铅华呈素姿才是大境界。会得此心再放眼当今学界的粉末众生,一路在肤浅的层面上载欣载奔,缮刀而藏,为之四顾,为之踌躇满志,未免哑然失笑。


       今日学问须贵浅,一戒浮浪抄袭,一贵真知灼见。

《今日学问须贵浅》有5个想法

  1. 好学问![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谢谢师父鞭策![/quote][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谢谢师父鞭策![/quote]

  2. 世人浮躁,世事纷纭,能自持者少矣,于学问亦是如此![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世峰兄自有卓识![/quote]

  3. 兄弟绝对是好观点!玩玄了。几近不懂装懂,周振甫那类大家都不装。[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哈哈,是一类现象。[/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