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说不尽的《红楼梦》与“红学”讲纲

说说说不尽的《红楼梦》与“红学”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  王 春


一、一部书而成一家学


以一部书而能成一门学问,除经部外(诗学、易学),只有许学(解经之便)、选学(唐以后经常把《文选》与儒家经典并列,文士手中必备此书),千家注杜,五百家注韩、柳、苏,未闻杜学、韩学。


以说部而论唯有红学。


1、“红学”由来


据说清末文士朱昌鼎,笃嗜《红楼梦》,而当时的风气是讲经学,人家问他治何经,他说:吾之经学,系少三曲者。问的人不理解,他解释道:吾所专攻者,盖红学也。


可见红学一词,开始是有一定的戏谑和玩笑意味的。


2、“红学”大盛


徐兆玮作的《游戏报馆杂咏》诗:说部荒唐遣睡魔,黄车掌录恣搜罗;不谈新学谈红学,谁似蜗庐考索多,则又为红学的出现提供了背景材料。他在诗的小注中说:京都人士喜谈《石头记》,谓之红学。新政风行,谈红学者改谈经济,康、梁事败,谈经济者又改谈红学。戊戌报章述之,以为笑噱。


“开谈不说红楼梦,读尽诗书也枉然。”金庸改入《书剑恩仇录》。


“红学”真正勃兴还是百年来的事了。


索隐派 蔡元培 《石头记索引》


考证派   《红楼梦考证》


评论派 王国维 《红楼梦评论》


红学家:俞平伯、李玄伯、周汝昌、吴恩裕、吴世昌、冯其庸、刘梦溪


周汝昌提出的红学范畴


曹学、版本学、探佚学、脂学


版本学、探佚学、脂学之所以会出现,这和曹雪芹的这本泣血之作的身世沉浮有着密切的联系。


二、《红楼梦》的前世今生


1、曹雪芹的身世  芹系谁子 籍贯之争


2、成书 脂评中透露出他看过80回之后本,亡佚不传。


 “曹雪芹于悼红轩中,披阅十载,增删五次”(第一回)


        “书未成,芹泪尽而亡。”


“字字读来皆是血,十年辛苦不寻常。”古本甲戌本上第一回之前凡例”结尾七律,芹诗还是脂诗,有争议。


3、版本系统


1)脂批十二抄本《石头记》


甲戌本、乙卯本、庚辰本、戚序本、蒙府本、甲辰本、列藏本、舒序本、梦稿本、郑藏本、卞藏本、靖藏本。


版本研究为当代红学有待突破之处。


脂系何人?红学谜题


2)程高本《红楼梦》


乾隆五十六年冬,程伟元、高鹗分工合作,整理补订了由佚名氏续作的后40会书,与也经他们改动过的前80回书合在一起,成120回本,用木活字排印,题《新镌全部绣像红楼梦》,也称“程甲本”,七十天后,同名书重新刊印一次,文字改动很大,世称“程乙本”,两种本子通称“程高本”。


3)脂评本与程高本的差别


程高本为减少前80会与后40回的矛盾抵触,或整理者为依据自己的理解、意愿,对原著正文的改动,很多是关乎宏旨,而并非无关紧要。


例一:原作青埂峰下的大石,只是“随行记者”,结果程高本弄成了石头就是神瑛侍者就是贾宝玉了。


例二:照原作构思,贾宝玉并无走科举之路、且中“乡魁”的事。


例三:书中凤姐送茶叶给黛玉一段,李宫裁笑向宝钗道:“真真我们二婶子的诙谐是好的。”程高本改成了“宝钗笑道:‘我们二嫂子的诙谐是好的。’”移花接木,故意造成宝钗有心藏奸与凤姐心照不宣的错觉。


三、《红楼梦》的艺术特色


1、体大思精


1)人物众多,物什驳杂


人物形象众多:《红楼梦》到底写了多少人物,各家说法不一。


用电脑统计,全书一百二十回,共得人物493人;


何锦阶、邢颂恩编写的《百二十回红楼梦人名索引》(香港集贤社1984年版)则认为:本书人物实得 720名,其中男421名,女294名。


个性化语言:婆子、丫鬟、小姐、姨娘、夫人、太君


药方,服饰,器皿,建筑、宴席、戏曲等等


2)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前五回总纲


第一回甄士隐梦幻识通灵 贾雨村风尘怀闺秀


第二回 贾夫人仙逝扬州城 冷子兴演说荣国府


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


第四回薄命女偏逢薄命郎 葫芦僧乱判葫芦案


第五回游幻境指迷十二钗 饮仙醪曲演红楼梦


 


曹雪芹很多时候写下看似随意的一笔,实际在后文之中会起很大的作用。


 


比如在第十四回中,写秦可卿办丧事,文中有这样一句话:“陈也俊、卫若兰等诸王孙公子”而在曹雪芹还未遗失的八十回书稿中,卫若兰的名字只出现了这一次,难道曹雪芹写下这个名字后就把他丢一边了?不是,在第三十一回“因麒麟伏白首双星”中曹雪芹的写作合作者脂砚斋有一条批语:“后数十回,若兰在射圃所配之麒麟,正此麒麟也。提纲伏于此回中,所谓草蛇灰线在千里之外。”这条批语中提到了一个叫若兰的人,若兰是一个简称,指的就是十四回提到的卫若兰。这条批语告诉我们,在八十回之后,有一个射圃的情节,卫若兰在射圃的那段情节中,佩戴了一只麒麟,而这只麒麟,就是三十一回中所写到的翠缕捡起来给史湘云看的那只麒麟,也正是第二十九回贾宝玉从清虚观所得的麒麟。而既然雌麒麟戴于史湘云身上,公麒麟戴于卫若兰身上,那就意味着后来史湘云嫁给了卫若兰,这就表明了八十回后至少会出现史湘云嫁给了卫若兰、卫若兰在射圃两个有卫若兰出场的情节,所以十四回中曹雪芹写下卫若兰的名字决非随意之笔。由此可见,曹雪芹把草蛇灰线,伏延千里的手法运用得十分巧妙。


2、妙笔纵横


诗词、古语、成语、俗语、谚语、暗语,隐语、双关语、歇后语


就诗词而言,林黛玉有林黛玉的诗,薛宝钗有薛宝钗的诗。


宝玉有宝玉的诗,四春各有各自的诗,香菱学诗有不同阶段的诗。


“太白有一二妙处,子美不能道;子美有一二妙处,太白不能言。子美不能言太白之飘逸,太白不能言子美之沉郁。” 严羽《沧浪诗话》


雪芹之高明就在于此。


黛玉诗中表悲凉的字的统计,表流泪的字数,表死的字数,宝钗诗中有多少个。黛玉诗中疑问句有多少个,宝钗诗中疑问句有多少个。


《红楼梦》中隐语、暗语之多,有时令人难以索解。第一回叙宝、黛故事缘起,说西方灵河岸上三生石畔有一株绛珠草,另有赤瑕宫神瑛侍者日以甘露灌溉。脂砚斋在句旁批道:细思绛珠二字,岂非血泪乎?”又说赤瑕点红字、玉字。这些地方,作者用的就是隐语。还有多得不胜枚举的人名和地名的谐音,如元春、迎春、探春、惜春四姊妹谐原应叹息,贾府的清客詹光、单聘仁、卜固修谐沾光、善骗人、不顾羞;大荒山、无稽崖谐荒唐、无稽,十里街谐势利,仁清巷谐人情等等,贾雨村、甄士隐、甄英莲、霍启、冯渊等等,脂评及后来的研究者多有指出。


3、传神入微


论者曾有一种说法,认为中国古典小说重视动态描写和外貌描写,心理描写经常表现为薄弱环节。可是细详《红楼梦》,我们发现这部作品的心理刻画颇为独到。宝、黛爱情从前世宿因写起,至第三回一见如故,然后因宝钗的到来顿生不虞之隙,口角不断发生,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到第三十二回诉肺腑,两人的爱情渐趋成熟。这时,对黛玉的爱情心理有一段细致入微的描写:


原来林黛玉知道史湘云在这里,宝玉又赶来,一定说麒麟的原故。因此心下忖度着,近日宝玉弄来的外传野史,多半才子佳人都因小巧玩物上撮合,或有鸯鸳,或有凤凰,或玉环金珮,或鲛帕鸾绦,皆由小物而遂终身。今忽见宝玉亦有麒麟,便恐借此生隙,同史湘云也做出那些风流佳事来。因而悄悄走来,见机行事,以察二人之意。不想刚走来,正听见史湘云说经济一事,宝玉又说;林妹妹不说这样混帐话,若说这话,我也和他生分了。林黛玉听了这话,不觉又喜又惊,又悲又叹。所喜者,果然自己眼力不错,素日认他是个知己,果然是个知己。所惊者,他在人前一片私心,称扬于我,其亲热厚密,竟不避嫌疑。所叹者,你既为我之知己,自然我亦可为你之知己矣。既你我为知己,则又何必有金玉之论哉?既有金玉之论,亦该你我有之,则又何必来一宝钗哉!所悲者,父母早逝,虽有铭心刻骨之言,无人为我主张。况近日每觉神思恍惚,病已渐成,医者更云:气弱血亏,恐致劳怯之症。你我虽为知己,但恐自不能久待;你纵为我知己,奈我薄命何!想到此间,不禁滚下泪来。


这样细腻、连贯、深切的心理描写,作者要求读者同他一起停下来,共同探求人物的潜在意向,这种写法,我们在《红楼梦》以外的中国古典小说中还不曾看到过。甚至说这种写法已带有心理分析性质,便是熟悉现代小说观念的西方读者也不会感到愕然。


下面再举一例。第二十九回宝玉和黛玉发生口角,两个人闹情绪,没有去薛姨妈家看戏。贾母为此很着急,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世里的孽障,偏生遇见了这么两个不省事的小冤家,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这等于把宝、黛的特珠关系由贾母公之于众。紧接着第三十回,王熙凤亲自去劝解,没想到宝、黛互赔不是,她拉了黛玉就走,当着众人说:倒像黄鹰抓住了鹞子的脚,两个都扣了环了,那里还要人去说合。又一次公布了宝、黛的特殊关系,使得满屋里都笑起来。此情此景,宝、黛二人极为尴尬。黛玉一言不发,挨着贾母坐下;宝玉则没话找话,和宝钗搭讪,结果又失口说宝钗像杨贵妃,一下子惹恼了宝钗,自己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林黛玉听见宝玉奚落宝钗,心中着实得意,才要搭言也趁势儿取个笑,不想靓儿因找扇子,宝钗又发了两句话,他便改口说道:宝姐姐,你听了两出什么戏?”宝钗因见林黛玉面上有得意之态,一定是听了宝玉方才奚落之言,遂了他的心愿,忽又见问他这话,便笑道:我看的是李逵骂宋江,后来又赔不是。宝玉便笑道:姐姐通今博古,色色都知道,怎么连这一出戏的名字也不知道,就说了这么一串子。这叫《负荆请罪》。宝钗笑道:原来这叫做《负荆请罪》!你们通今博古,才知道负荆请罪,我不知道什么是负荆请罪’!”一句话还未说完,宝玉、林黛玉二人心里有病,听了这话早把脸羞红了。凤姐于这些上虽不通达,但只见他三人形景,便知其意,便也笑着问人道:你们大暑天,谁还吃生姜呢?”众人不解其意,便说道:没有吃生姜。凤姐故意用手摸着腮,诧异道:既没人吃生姜,怎么这么辣辣的?”宝玉、黛玉二人听见这话,越发不好过了。宝钗再要说话,见宝玉十分讨愧,形景改变,也就不好再说,只得一笑收住。


四、说不尽的《红楼梦》


二知道人蔡加琬《红楼梦说梦》里所论“太史公纪三十世家,曹雪芹只纪一世家然雪芹纪一世家,能包括百千世家”。

《说说说不尽的《红楼梦》与“红学”讲纲》有4个想法

  1.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的学生有福,能遇上这样的老师讲这样的课。王春的国学功底和研究精神令人钦佩![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多谢先生鞭策。[/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