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青年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的思考

“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


——青年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的思考


王春


吉林大学附属中学高中部  130010


    语文教师的专业成长可分两步,一要立根基,二要致广大。立根基是要有扎实的教学基本功,致广大是要有成熟、独立的教学思想。套用真正的国学大师黄侃先生的话说,就叫“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


    一、本立而道生——语文教师的基本功的锤炼


    作为一名教师,尤其是一名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的外在体现是一笔好字,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以及良好的语言表达能力,但这是所有学科教师在理论上都应该具备的能力。那么,语文教师的身份如何确立?根基想必在语文教师要有扎实的阅读积累,要有广阔的阅读空间,要有清醒的思辨头脑,要有厚重的人文关怀,要学研并济,要道艺兼修,要东西八万里,要上下五千年,要纵横儒释道,要出入百家言,要做前驱求真理,要为往圣继绝学,要上有天堂下有书房。概而言之,语文学科的特点决定了语文教师不但要具备扎实的语言文字学基础,还应该具备不可或缺的文学理论修养。吉林省教育学院张玉新教授把语文教师的基本功分为“内外功”,内功就是书底。张玉新先生说:“书底的厚度决定了教师专业成长的高度。”信哉斯言!阅读是语文教师的源头活水,广泛、有效的阅读才能构建起语文教师趋于完整的知识体系。在当今时代,信息泛滥,出版发达,书已不是读的越多越好,而应该是越精越好。精读就是多读长销书,少读畅销书。长销书就是经典。我们的很多同仁满足于读一点文摘类的杂志,而对文化经典却无缘浸入。长期下来必然导致文化接受上的营养不良。语文老师不是率性的读者,他的身份决定他的阅读必须是广泛且有效的,才有可能跟上新课改的步伐,指导学生的语文学习。而一切的有效阅读只能有一条捷径,就是钻故纸堆,通览古今中外典籍,方法也只有一个,那就是“聪明人得下笨功夫”。


     二、道进乎技——怎样把课上出语文味?


    上出语文味的课才是好的语文课,这无可置疑,但如何上出语文味恐怕是各村有各村的高招。就个人而言,我觉得应该在以下方面提高自己:


    1、深入理解课文。这是上好一堂课的基础,更是上出语文味的关键之处。语文课要干的事就是透过课文的文字表达来感受作者的情怀。对课文理解的深度决定了课堂生成的高度。这里提到的深入理解指的是不惟教参,求真务实。说求真务实并非是要完全否定教参,教参和教材的编写肯定有不完满之处,固有之论相对于前沿成果肯定难免一定的滞后性,我们对于一些定论也还有再认识的空间和必要,从事文学史研究的学者不是在大力倡导重写文学史吗?皆因为“《诗》无达诂,《易》无达占,《左传》无达辞。”就是这么个道理。


    要深入理解课文至少有两门功课要做,一是通典籍,二是详训诂。通典籍三字简单,做起来要花大力气。张玉新先生在东北师大附中教书的时候,要教鲁迅文章就通读了《鲁迅全集》,通读《史记》才讲其中的选文。这就是通经典,有了这个功夫才不会人与亦云,只眼须凭自主张,毕竟纷纷艺苑漫雌黄啊!所谓详训诂,教材的注释偶有硬伤,例如在人教版普通高中课程标准语文实验必修教材1中,19页《荆轲刺秦王》的课下注释(26)说:“中庶子,管理国君的车马之类的官。”不知道这条注释本于何典?中庶子并非是管理国君车马的官,管理国君车马的官员在当时称为太仆。据《史记·蒙恬列传》记载,秦始皇就曾任命赵高担任过太仆。《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太仆,周官,秦因之,掌舆马,有丞(即属官,笔者注),两人。”太仆在秦以前就有,秦朝因袭设置了这一官职。太仆的属官至今可以考证的只有中车府令一职,典籍中并没有中庶子是太仆属官掌管车马的记载。


   那么中庶子一官的权限是什么呢?《通典·职官十二》中记载:“古者天子有庶子之官,秦因之,置中庶子,庶子员。”《仪礼·燕礼》中有“庶子”,《战国策·韩策二》载:“韩公叔与几瑟争国,中庶子谓太子……”《新序·辨物篇》载:“赵太子暴疾而死,扁鹊造宫门,中庶子之好方者应之。”可见中庶子一职也在秦朝以前就有设置。《史记·商君列传》有这样的记载:“卫鞅事魏相公叔座,为中庶子。”据司马贞的《史记索隐》记载:“(中庶子)《周礼·夏官》谓之‘诸子’,《礼记·文王世子》谓之‘庶子’,掌公族也。”中庶子应该是掌管公族事物、教育贵族子弟的官员。“庶子之正于公族者,教之以孝悌、睦友、子爱,明父子之义,长幼之序。”“古者,庶子之官治,则邦国有伦。”《礼记·文王世子》里这两段记载可以佐证。


    汉承秦制,据《汉书·百官公卿表》记载: “太子太傅、少傅,古官……秩二千石。”属官有太子门大夫5人,庶子5人,洗马16人,舍人、太子中庶子、太子御骖乘、护太子家等,可知中庶子确无掌管车马之职。在秦、汉以后,中庶子一直是太子宫官,职掌侍从太子,与皇帝身边的侍从相似。南北朝时期仍称中庶子。隋代太子官署有门下、典书二坊,各设庶子,门下坊为左庶子,典书坊为右庶子。唐代改称左、右春坊,以比朝廷的门下、中书省,有左春坊左庶子与右春坊右庶子;高宗时一度改成左右中护,不久恢复旧称。后代沿置。清代无官署而仅留官名,并且官无职事,只用以备翰林官的迁转。清末废置。


在秦国作为公族贵胄的老师和侍从,在国君的眼里必然是有学问、有能力又忠实可靠的人,所以《荆轲刺秦王》中中庶子蒙嘉的进言才能奏效。教科书的注释恐是千虑一失,应当及时改正。


我们有责任作前驱求真理,为往圣继绝学。如果我们不下一番功夫,恐有贻害后学之讥,当然也就谈不上深入理解课文了。


    2、不趋俗,不臭美。


    个人认为好的语文课应该是本色课,是家常便饭式的课。张翼健先生曾经说过:“现在的语文教学中想如何教语文想得太多,有些老师在观摩课上搞的形式主义的花架子太多,浪费学生时间与生命的东西太多。语文教学实实在在的,语文教学面对的是学生,我们必须在有效的时间内给学生以尽可能多的东西,如果老是搞形式主义、不讲实事求是、不讲效率、戕害学生生命的东西,你这个老师本身是没有作老师的资格。我们的研究首先要弄清楚学生是怎么学语文的,老师表演再好,有什么用?有相当多的老师,特别重视开头的导语,有的慷慨激昂的,有柔情万种的,有特别漂亮的,不就是表演自己吗?有相当多的观摩课,实际上不就是把学生当成教师表演的工具吗?天天喊以学生为本,原来喊以学生为主体,喊了多少年了;当我们高喊这堂课是以学生为本时,实际上还是在把学生当成表演的工具。我这个话并非瞎说,因为原来在我省听课时我就听过这样的课:老师上课,师生关系非常融洽,亲切得不得了“孩子你太可爱了”、“孩子你太聪明了”,当时我正好担任教育学院副院长,课下经过刚刚上课老师的教师,往里一看,跟刚才上课的老师完全判若两人,在严厉地批评学生。”语文课堂最容易被异化,张玉新先生在首届全国中学语文教师教学基本功大赛担任评委点评时说过,我们的一些男语文老师,尤其是东北的男语文老师,课堂表现有小品演员的倾向,一些女老师有节目主持人的倾向。田万隆先生在点评时也提到了我们当前语文教学中存在的低幼化倾向。我想根子在趋俗。我们的课堂如果充斥着娱乐味,当然就不会有语文味了。语文老师在把课堂娱乐化的过程中必定会丧失自我,或者说正因为没有自我才贩卖低俗。课堂上的自我就体现为教师对课文清醒的认识和独到的把握,不趋俗,不臭美。庄子说的好,最好的鞋是让你忘了脚的存在的那一双。不必一定要耐克或者阿迪达斯才叫好。


3、被我们形式化了的“知人论世”。


    我们喜欢谈知人论世,但我们往往在课堂上把知人论世形式化了。比如老师用PPT(俗称“骗骗他”)展示一下作者简介,或者让学生课前作一点了解,课上念一念,实际上都没有什么实际效果。知人论世,知人是前提,3分钟就能知人,然后42分钟论世,岂非谬哉!或许翻过来更有价值。我们研究的是别人创作的作品,如果我们对作家只有个脸谱化的印象,那么我们的文本解读难免“尽着我之色彩”!也就真如西方接受美学论者所说的那样,“作者死了!”我们读苏子的《题西林壁》就谈认识论,这当然不错,但这是苏东坡写的,写在寺院墙上的,单纯谈苏子对人生的认识是远远不够的。不了解苏东坡的禅学修为,不了解他的“台阁山林元无异,故应文字不离禅”的创作论,就不能说对这首诗中的求“真面目”即本来面目的禅意有所领略,也就自然是“不是庐山真面目”。老师应该在指导学生知人论世上下功夫,不要认为学生找了一点资料就足以知人论世了,因为学生对资料没有选择的能力,存在偶然和盲目。老师应该对作家有全面、细致、基于同情的了解并肯在课堂上花时间和力气知人论世,这是语文课的真实特点。不像理科,学公式就可以了,吃鸡蛋不必详究母鸡。


    “待到前头山脚尽,堂堂小溪出前村。”中学语文教师的专业成长要积跬步、跋群山才能东流去、汇汪洋。


《“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青年语文教师专业成长的思考》有3个想法

  1. 青年语文教师专业成长,“以朴学立根基,以玄学致广大”,诚如是也;“以武学求特色”,何如?
    问好王春!
    [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哈哈,当今之势,立根基或已成特色。[/quote]

  2. 我才知道原来您为了文学下了那么大的功夫,看来要想出口成章,要想旁征博引,要想成为大师级人物,不沉下心来做学问是万万不行的!非常有幸能有您这样的老师,谢谢您!![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哈哈,哪里!你的语文根基非常好![/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