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水诀别说“白衣”

易水诀别说“白衣”


王春 


   《战国策·燕策》中荆轲刺秦王易水诀别一节中写道“太子及宾客知其事者,皆白衣冠以送之。”“传统”讲法认为这是太子丹和臣僚穿孝服为荆轲送行。我觉得如此解释不但于理不符,而且于礼不合。


       先说于情理不符。荆轲一行,缔交是幌子,行刺是实情。古人说:“事以密成”,刺秦是机密大事,所以一切行动都务求保密、低调。“易水诀别”已经足够慷慨悲壮了,如果衮衮诸公都穿白戴孝,又“垂泪涕泣”,那刺秦之谋也就昭然若揭了。再说于礼法不合。《仪礼·丧服》中有关于丧服制度的详细记载,也就是所谓的“五服”。按照“五服”制度,穿着什么规格的丧服,穿着多长时间的丧服都要视与死者的亲疏关系来定。问题是荆轲还没死,燕王喜也还在掌权,太子丹穿孝服岂不是燕国大忌?实则于礼法不合。


        参加“易水诀别”的还有一个重要人物是不可忽视的,就是高渐离。如果太子和知道内幕的宾客都穿孝服来送荆轲,偏偏《战国策》中又没有高渐离也穿孝服的记载,那么诀别一场似乎就没有想象中“满座衣冠似雪,正壮士悲歌未彻”(辛弃疾《贺新郎》)那样具有浓重的悲怆意味了。其实白衣未必完全等同孝服,白衣另有布衣平民之意。三国时期有一段 “白衣渡江”的故事,家喻户晓。据《三国志·吕蒙传》记载吕蒙到达寻阳后,把精兵藏在大船里,“使白衣摇橹,作商贾人服,昼夜兼行,至羽所置江边屯候,尽收缚之,是故羽不闻之。”讲的就是吕蒙把精兵藏在商船中,让划船的士兵穿上平民的衣服扮作商人,成功骗过关羽夺取荆州的故事。五代王定保在《唐摭言》卷一《散序进士》一节中写道:“进士科始于隋大业中,盛于贞观、永徽之际;缙绅虽位极人臣,不由进士者,终不为美,以至岁贡常不减八九百人。其推重谓之‘白衣公卿’,又曰‘一品白衫’。”讲的是唐朝进士科考试被时人所推重,参加进士考试的人就被称为“白衣公卿”,又叫“一品白衫”。通过进士科考试,就能平步青云,自然就由白衣平民变成紫袍公卿了。柳永在《鹤冲天》一词中说:“才子词人,自是白衣卿相。”便用了这个典故。


        高渐离是白衣平民,太子丹和知悉内幕的高层幕僚为了不事张扬并能最后送荆轲一程也都甘愿穿上平民布衣,太子公卿以布衣相送此时远比“衣冠似雪”更激荡人心,荆轲壮怀激烈,矢志弥坚,于是才引出了“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慷慨绝响。白衣做布衣理解,不但合乎情理、礼法,而且充满了情感张力,文学色彩更强烈,使故事更有生命力,我想这或许也正是“易水诀别”千百年来传诵不息的原因之一。                                  (本文发表于2008年《语文报教师版》131期)

《易水诀别说“白衣”》有2个想法

  1. 解得好!有理有据,解我悬疑。多谢了,老弟![quote][b]以下为王春的回复:[/b]
    谢谢海哥光临![/quot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