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访屈原后人,迹同胡闹

寻访屈原后人,迹同胡闹

                                 王春


    据《中国新闻网》报道,屈原故里湖北秭归县的县委宣传部宣称,根据中国首次寻访掌握的资料来看,屈原有子女是肯定的,目前有六种说法。


    报称,今年七月至十一月,秭归县委与三峡日报联合组成的屈原后裔寻访组进行了中国首次屈原后裔寻访活动,根据提前查阅相关资料寻访足迹遍及九个省市,因《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等历史资料的确没有这方面的记载,寻访组从民俗学、历史学、屈氏家族史等方面来考察,再加上这次寻访活动新发现的线索,确认屈原应该有妻室儿女,而且有六种说法。一是“四子”说,湖南邵阳一带于清代乾隆年间修撰的屈氏族谱说屈原有四个儿子,长子承开,次子承元,三子承天,四子承贞。二是“三子”说,在陕西耀县和安徽东至县发现屈原有三个儿子的说法。《耀州志》上说:屈原死后,他的三个儿子都进入秦国,其中一个在耀州改姓为孙,并说隋唐医学家孙思邈是其后裔;一个家居蒲城,仍然姓屈;另一个在韩城,改姓为房。但都没有记载具体名字。安徽东至县黄荆村保存的乾隆四十一年屈氏族谱记载屈原有三个儿子,长子称孟师文华公,次子称忠虞武安公,三子称季敏孝思公。三是“二子”说,北京国家图书馆和江苏大学、常熟市图书馆珍藏的《临海屈氏世谱》记载屈原有两个儿子,一个叫屈署,一个叫屈鲋,又称屈侯鲋。四是“一子一女”说,清代《长沙府志》说屈原有一女名叫绣英,也称纬英,并说其墓在湖南益阳花园洞。清代《桃江县志》有同样的记载。明代《蕲州志》说屈原有一子,俗名“黑神”,同治年间的《益阳县志》又说“俗呼凤凰神”。五是“一子”说,麻城市沈家庄保存的民国七年的《熊氏族谱》记载屈原有一子,名“岳”,并说屈原受“屈”也就是受“冤屈”而死,所以他的这个儿子又恢复为熊姓,因为屈原的远祖叫熊绎。六是“一女”说,湖南汨罗一带民间传说屈原有一女叫女嬃,汨罗屈原纪念馆原馆长、屈学专家刘石林写有一本《汨罗江畔屈子祠》一书,其中对此专门有考证,认为女嬃为屈原之女。


    笔者以为,秭归县委宣传部此举迹同胡闹。所谓寻访屈原后人,既无可行,更无必要。为何历史上有“屈原否定论”?根本原因就是关于屈原的典籍记载有限,且多龃龉。关于屈原的身世尚有悬案难以厘清,关于他的家族历史亦无完备的记载,连宣传部门都知道《史记》、《战国策》、《资治通鉴》等历史资料的确没有这方面的记载,那么所谓的寻访组又是如何从民俗学、历史学、屈氏家族史等方面来考察的呢?史迁、王逸等人去古未远,尚难以厘清其谱系宗嗣,乾嘉诸老,遍考古籍、方志,均未敢为屈原续谱,往事越千年,今人仅据清代方志如何有说服力呢?且如四子皆为承字辈之说,显然是后人杜撰,根本不符战国命名习惯。寻后一事,实无可行性,更没有必要性。寻找到了屈原后人又如何(假令真有后人)?政府不能且没有必要把纳税人的钱花在文化形象工程上面。秭归重视诗人屈原,可多投入资金研究其人、其辞赋,对于根本没有科学性可言的寻访活动,不论粘贴多少科学标签,也改变不了其闹剧本质。

《寻访屈原后人,迹同胡闹》有1个想法

发表评论